友好家庭

北仑长江中学106班 贾芸 2017-06-01

友好家庭 北仑长江中学 106班 贾芸 指导老师:邱益芬 家是最温馨的避风港,在劳途了一天之后,谁都想可以在一个暖心的地方,舒坦地过一个夜晚吧?在英国伦敦的那些日子,我们四个女生被安住在一户普通的友好家庭中,淡淡回想,那些日子真的耐人寻味。 初次与那户友好家庭的男主人见面,是到达伦敦的第一天,在约定的地点来接我们。男主人约摸一米八个儿,头发花白,但也能看见其中夹杂的几根灰丝。他的两腮乃到鼻子下边,满是几毫米长的胡子,已变成了雪一样的白色,看起来若有若无。男主人很绅士地帮我们把行礼箱放在后车箱内,便和我们一起与老师、领队、及其他同学告别,开始奔赴他的家。 路上,车窗外的闲遐景致不停地在眼前跳跃,汽车停停走走,男主人绘声绘色地为我们介绍路边那些并不闻名的景观,这倒是别有一番收获。 车子行驶在三叉路口时,男主人把车停了下来,绅士地向窗外的行人作出让行的手势,示意行人先行通过。只见男士总是让女士先行,女士则会点头致谢,这就是绅士的文明礼让吧。经过了十多分钟的车程,车子在一块草坪上停了下来,我们下了车,一眼就看见了身后的一栋白色建筑。虽说只有一层,但白色的墙面赋于人许多想像的空间,对这栋屋子,我的第一印象便定格在了简洁上。男主人把我们的行李箱交给我们各自后,拿出钥匙,指着这纯白的建筑,说:“This is my house!(这是我的家)”语气中渗出了点点滴滴的骄傲。 钥匙插进了门锁孔,转动了几下,随之交伴的是许多钥匙的铃珑作响,门开了。跟着男主人进了屋,在内迎接的是他的妻子和Boby,Boby是他家的一只狗狗,Boby见有客人,并不怕生,而是抬起头睁大它那对黑珍珠般的大眼睛,又拼命地摇着尾巴,看似对我们的到来表示很欢迎。 女主人是个很和善的老妇人。她把她那长长的棕黑色的卷发,随意地扎起来,又盘在了脑后。她的眉毛很淡,是灰黑色的,而在眉毛下面的是透着慈母般爱意的双眸,千股万股的热情恰如化作一注泉水从她的眼神中倾泻出来。 女主人带我们去了我们休息的房间。推开乳白色的门,可以看见蓝色的地毯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三张床,以及一张床头柜。虽说家具不多,但却很是整洁。将行李放在床边,为了生活起居方便,主人开始带着我们熟悉整座房屋的布置,刚进门的地方是间厨房,而经过一扇纱门,就到了餐厅,餐桌上盖着块碎花餐布,上面还摆放碰上花瓶和餐盘。通过餐厅内的一扇玻璃门,就可以进入后花园了。餐厅的旁边是客厅,卡其色的沙发,木色的茶几,橘黄色的墙壁,温黄色的灯,这些组合总让旅人倍感家的温馨。而通过走廊,一边是两间卫生间,另一边则是三个卧室了,整个房屋布局错落有致,容易让人熟悉。 熟悉完房内的情况后,女主人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晚餐,是西式比萨。由于一路走来,吃了太多的西餐,面对面前的这一盘子的食物,并不是很有胃口。不过英国人崇尚节俭不喜欢浪费,所以只好勉强扒拉两口,拼命下咽,把一块比萨吃完。饭后,英国人都喜欢吃点甜点,女主人便端来了冰淇淋,还开始与我们交流,得知,男主人叫David,他们有两个儿子,现已大学毕业了。紧接着,我们各自也介绍了自己。女主人很是热心,还问了我们在中国早餐吃什么等等。 英国靠近北极,天暗得特别慢,约摸晚上十点左右,大地才笼罩上一层灰暗。我便在那张软软的床上度过了第一夜…… 女主人笑意盎然地与我们说:“Good morming!”我们也礼貌地回应道:“Good morming!”英国的早餐很单一,只有烧土司加果酱,而饮品则有牛奶加谷物或是咖啡加牛奶或是红茶等可以选择了。出门前,女主人贴心地为我们准备好午餐以及饮用水,给我们随身带上。就这样,开始了开心的一天。 英国人的那种热情、友善、礼让的气质深深地感染着我,给予他人笑容,自己也收获着快乐。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