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醉

宁波北仑芦江书院301班 刘银池 2017-06-01

梦里—花醉 花开的时候最珍贵,花落了就枯萎,错过了花期花怪谁。花需要人安慰……一生要哭多少回,才能不流泪,一生要流多少泪,才能不心碎,你眼角眉梢的憔悴,没人能看得会,是因为当初的誓言太完美 ——题记 是不是现实有着无法承受的残忍,才要学会躲避,是不是生命有着无法逆转的悲剧,才要学会放弃。于是,只有在梦中,花才会开得如此醉人,醉了你,醉了梦。 梦中~ 如今又是一朝花落时,漫天飞舞的花瓣之中,只见你穿着素衣,扛一把花锄,将满地的落红细装于绢袋中,不忍它们随水而去,便将这粉色花瓣和你那份痴情一同埋入了土中,这场花的葬礼,埋葬了花,埋葬了侬,埋葬了那没有结局的爱恋。你伫立良久,面对小小花冢,轻声呜咽:“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你我都不知,如今飘落的花朵会有谁来埋葬,更只怕,有了这景没了这情,没了你的哀忧惋绝。 又见你单倚门前,亲情似水,在这漫天花瓣中,让裙摆随风飘动,让发丝凌风舞起,夹着柳絮,听你惜说:“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 冷月当空,面对一池残荷,你拂月而过,淡淡吟咏,“冷月葬花魂”,在这凄迷月色之中,悲哀婉转,促人泪下,万物悲泣。 花飘落于树下,旋舞于天际,终于随风飞到天尽头,你仿佛预知那心碎的结局,悲叹那“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静默。 你此生哭尽了泪,你的泪,如涓涓细流潺潺不尽,汇成一泓清泉,为你澄清着悲剧,我想受你的泪滋润的小花明年会不会开得更美 你许下了一世深情,可在这时代,唯弃之如尘,辗转零落罢了,又有谁怜惜,你遭受了一生的劫,还尽了一世的泪,到头来,却只是随花飞到天尽头,终换了个花落人亡罢了。 你走了,静静地,唯留下我读不懂的心酸,而爱得深,伤得也深,这段缠绵的穿越前世今生的爱恋终在花落之时落幕…… 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如,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 你输给了风刀霜剑的现实,屈服给了命运的悲剧…… 回去吧,回三生石畔,做回你的小草,勿入红尘半步,莫为感情所伤。 可又愿若有下次轮回,你们可以邂逅一生。 在我的梦中,让花儿作证,让蝶儿作伴,让我们都沉醉于芬芳。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