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雪花

象山县实验小学 蒋丹 2020-01-14

 

  鲁迅先生曾经这样描述南方的雪: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先生笔下江南的雪,是缠绵悱恻的情谊,是转瞬即逝的美丽。一如江南的美人,秀气的笑脸,羞怯的眼神。

  而先生是这样描述朔方的雪: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先生笔下朔方的雪,一如朔方的人,洒脱豪爽,不惧风寒,依旧做自己。

  评价南北方的雪,从来是说不出什么好坏的,各有各的美丽。一如阳春白雪对下里巴人,不过是各自别有韵味。

  而说起雪花,也是各有各的不同。圆粒的雪花“撒盐空中尚可拟”;鹅毛状的雪花“未若柳絮因风起”而六边形的雪花,却没有一片是一模一样的。细细端详落在袖子上的小雪花,精致美丽,洁白无暇。而我的思绪越飘越远,直到被班里小调皮们的打闹声打断。是呀,我的孩子们,他们也是一群美丽的“小雪花”呀。

  我的身份,是一名小学班主任。小学的孩子,都喜欢热闹。每天开开心心地来学校,却总会因为一些小事情再大哭一场,再后来又热热闹闹地回家了。我像个专业的调解员,安抚照顾每一个孩子,他们有些或许调皮,有些或许害羞不爱说话,但都是我的学生。

  我还记得我在批评一个迟到的孩子时他气鼓鼓地对我说,老师你偏心,你肯定因为我学习不好所以就批评我。我很开心这个孩子愿意把最真实的想法反馈给我,但我又很难过,为什么他要用自己成绩的好坏去评定我对待他的态度。

  这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孩子们总觉得,成绩好,就是楷模,可以拥有更多被爱的资格。我很难过,明明都是洁白无暇漂亮的小雪花,为什么要去思考自己要去模仿谁。我并不是鼓励大家不好好学习,我只是想告诉孩子们:“老师觉得,不管成绩好坏,你就算告诉我你打沙包很厉害,我也觉得你是个很棒的孩子。”譬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我渐渐找到了自己教学究竟该做什么了——我要教会他们的第一件事情应该是如何正确的认识自己。认识那个学习很好,却会耍小脾气的自己;认识那个沙包打得很棒,却不好好写作业的自己;认识那个作文写得很好,数学却很差的自己。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小雪花,正确的认识自己,才能将优势最大化,成为那个最闪亮的自己。

  而我也要反思,面对不同的小雪花,是否会因为我自己的喜好而去分雪花们的三六九等。教育本应该是一视同仁,决不能因为麻烦和偏心而失去了自己的初心。作为一个教师,我应该因材施教,扬长避短,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发现自己的美。《西邻五子》曰:““西邻有五子,一子朴,一子敏,一子盲,一子偻,一子跛。乃使朴者农,敏者贾,盲者卜,偻者绩,跛者纺,故五者皆不患饮食焉。”由此可见,师者要帮助每一个学生认清自己的优势所在,并且公平对待每一个学生。更要杜绝用冷暴力的方式处理与学生之间的关系。拥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去挖掘每一个孩子的闪光点,尊重每一个孩子的个性,这是作为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即使是师生之间,相互的尊重也是缩减彼此距离的最好方式。

  个性是风,卷来浓密的云;个性是云,化作及时的雨;个性是雨,滋养久旱的树;个性是树,为你撑起一片绿荫。我亲爱的小雪花们,我想对你说,每一片雪花都是独一无二的,你们也都是老师最优秀的学生!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