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池杉红

宁波北仑大碶中学 王群维 2019-09-12

  

    那天,起个大早,邀上三两知己,去赴四明湖的约。

    四明湖畔,池杉又红了!

    两周前,我们跟着一群驴友去爬山,结果才到第一个景点,一个胖乎乎的朋友就花容失色,连连追问:“后面都是这样的山路?”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她就坚决地慢吞吞地开始晃:“我们是来锻炼的,可不是来受折磨的!”于是,搭顺风车的我们,也只能“另辟蹊径”:“那我们就自己找风景吧!”结果,意外的,在往回的路上(许是刚才跟车太专注),看到了一片水汽氤氲的湖,意外的,竟在那里流连一日,更意外的,竟然在快要离开时发现对面似有红杉,难不成,那就是近年的网红——四明湖畔的红杉林?可是,天色已暗,杉林还未红透,回家的路还遥远,明日还要工作,我们只好约好:过几天再来,弥补今日的爬山之憾!

    今日,我们如约前来,因为有摄影爱好者,我们特意起了个大早。

    眼前的风景真美——

    经了两周的风霜染就,那已是名副其实的红杉林了!眼前的她们宛若一个个妙龄女子,娉娉婷婷,妩媚动人,着一袭橙红衫裙,立于水中(上次从对岸看来,她们似乎长在岸上,可现在来到对岸,才知道她们立于水中),飘逸又灵动。阳光刚从对面的桥头(这就是我们上次流连了一天的桥,仿卢沟桥而建,桥头都是石刻狮子)照过来,温柔而体贴,似怕惊扰了清晨沐浴的红衫女。被光照到的那面,热烈而明艳;背光的那面,宁静而安详。光从树缝中透过来,恰好增了一份神采。许是曾经有过风,已有很多的红色的叶子漂浮于水面,浮而不腐,又让画面丰满了许多。

    “人呢?你们都去哪儿了?”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想起同行的薛,他可是摄影高手,这样的美景,得让他给我们留些回忆。

    “你们看,景色又变了!”刚刚想停一下手的薛又举起了相机。

    只见雾气慢慢地慢慢地升起,似轻纱,柔柔地披在红杉上,缥缈朦胧,此时的她,就像《蒹葭》里“宛在水中央”而立的仙子,让你想要“溯洄从之” “溯游从之”,可是,她就这样隔水而居,可望而不可即!

    “可是,这不是红杉啊!”一旁的小山说道,“红杉林有专指,不能随便用。红杉一般指北美红杉,杉科北美红杉属。它高可达110米,胸径可达8米。”

    “那就是水杉了!”性急的杨说。

    “也不是,水杉是杉科水杉属植物,典型的羽状对生条形叶;池杉是杉科落羽杉属植物,叶子是长长的钻形叶。还有,水杉虽然名字里有水,但它的耐湿性不如池杉,它可以长在岸边,却不能长期泡在水里的,所以城里和路边所见多是它。池杉呢,你们看,它的树干基部膨大,通常有屈膝状的呼吸根,所以它能长期泡在水里。”

    “可是,管它是什么树,对于我们外行而言,我们只要欣赏它的美就可以了。”杨一如既往的马大哈。

    小山笑了:“是的,理呢是这么个理,可是,如果不弄懂,总感觉好似一封精心准备的情书,却错寄了对象,有表错情之感呢!”我心里默默感叹:有这样的朋友真好,赏了美景,学了知识,还能学他们身上的那种热情那份执着那股子认真劲儿。

    ……

    归来一天后,杨和薛的美照一发,给我们增了一份美丽的回忆;

    两天后,我制作的ppt与学生见面,我给学生上了一次我爱家乡的写作课;

    一周后,小山在“拈花惹草”部落发表了一篇《四明水上森林的绝美误会》以作科普。

    忽然想起李易安的词“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如今,夏至已至,秋还远吗?想起“池杉已寄锦书来,深秋时节,四明湖畔”。亲爱的朋友,遥问一句:

    你还记得四明湖畔的那片池杉林吗?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