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风一样奔跑的男孩

宁波海曙区石碶街道栎社小学 李盛娜 2019-09-12

 

    去年11月中旬,学校举行一年一度的运动会。不巧,我病倒了,连续发烧的后遗症,让我在运动会的第一天出现了眩晕。

    顺利地带着学生参加完开幕式后,我全身无力,只能坐在椅子上了。于是,我对学生说:“同学们,我病了。这次的运动会就靠你们自己了,我跑不动,不能帮你们呐喊,不能给你们指导,更不能满操场找要参加比赛的同学。”我又对着班内的校体队的孩子说,“你们要帮老师做好教练工作,辅导一下其他同学,帮助他们做好热身运动。”然后,我就瘫坐在椅子上,做起了甩手掌柜。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参加男女4*100的8名运动员,虽然是压轴项目,但是从第一天起,他们就在校田径队队员黄静雯的带领下,开始操练了起来。“黄静雯跑得最快就最后一棒!”“陈子钦爆发力强,跑第一棒先发制人。”“接棒时,手应该是分开的,后面一个同学要甩上去。”听着他们煞有介事地分析着,才发现他们其实懂的很多。输赢不重要,他们的那股认真劲儿让我很放心。

    第二天中午吃完中饭,这8名运动员又很自觉地去操场上做最后的练习。过了不久,一大群人来告状了:“老师,小铭在练接力的时候,故意把接力棒甩在地上,好几次了,他自己还在那边哈哈大笑,我们都没有办法练了。”果然还是不省心,不自觉又出来张牙舞爪了,我不想批评小铭,但决定给他些“教训”。于是,我不急不缓地说:“4*100比赛最重要的是团结协作,小铭不珍惜这次机会,那就不参加了吧。你认为我们班谁能代替小铭参加4*100呢?跑得慢一些没关系,但一定要有集体意识。”局促间,我决定由在400米中咬牙坚持的小浩代替小铭参加比赛。

    运动会在继续,接力运动员们也在认真地训练着。我看到被替换下来的小铭特别落寞,他一个人坐在地上,我默默地观察着,觉得他有些可怜,但我觉得自己做得对,临上场又被换下的滋味不好受,但他得受着,为自己之前的行为买单。

    激动人心的接力比赛开始了,全场沸腾起来。当我们五年级接力比赛开始前,我突然发现小铭不见了,去哪了?找个地方哭去了吗?我有些后悔,是不是对他太严厉了?我有些担心:“小铭去哪里了?谁看见了?”这时我看到本应正站在跑道上的小浩冲我跑来。“你怎么还不去跑道,比赛就要开始了!”“老师,小铭替我跑,他说他跑得比我快,而且练得比我多。”我一下子愣住了,以为小铭是找了个角落里去哭、去生气,或是逃避,独独没想到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这是最好的结局,我竟有些期待了。

    比赛的枪声响起,各班的运动运都如箭一般向前射出,呐喊声像涌动的波浪此起彼伏。各班不相上下,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好样的,一直处于第二的位置,而且相差不大,还有机会。来到了最后一棒,我们班的跑道上出了一匹黑马,利落地超过第一,而且逐渐拉大了领先优势。看到那个像风一样的男孩时,我忍不住,流泪了,是小铭,他是那么帅气。

    比赛结束,我班毫无悬念得了男女4*100米的冠军。众人拥着运动员们喜气洋洋地回到我班等待区时,我发现少了功臣小铭。小铭呢?“老师,小铭在那边哭呢,哭得可伤心了。”看到正在哭泣的小铭后,我用力地抱住了他。小铭成了同学和我心目中的英雄,他完成了一次自我救赎,所有的委屈、后悔,在这一刻得到了尽情地释放。

    这一幕让我想起《草房子》中的另一个男孩——秃鹤,因自尊心受挫,采取报复行为而得到了众人的冷淡,秃鹤想要找回自己,想要赢得大家的信任。他毛遂自荐出演了话剧中的伪军军长,而且把这个角色演活了。演出结束后,秃鹤好好地哭了一场。

    名家笔下的画面真实地发生在了我的面前,秃鹤和小铭不同,但又相同,可能因为他们都是孩子吧!

    我总是想起这个像风一样奔跑的男孩,也想把他的故事写下来。到底是什么触动了我的内心,让我念念不忘?如果一定要说一个道理,我觉得那就是:在孩子做错事的时候,应该引导孩子自己意识到自己的错,让他用自己的方式去弥补,这才是真正的成长。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