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萤

余姚中学高二八班 密林颖 2019-09-04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在那个无人工照明的年代,大自然唯一的光华,与天上星子遥相呼应的,便是流萤。

    流萤极美,在于它的飘曳玲珑、亦真亦幻。想象自己置身漫天流萤里,眸中倒映着微光,归于本真,归于纯粹,好像能走到地老天荒。

    不幸的是,过去的十七载光阴,我不曾见过流萤。生活在城市中,即便是生机明亮的夏夜,入目最多的,也只有淡漠的霓虹灯在闪烁。那个干净单纯的世界,那个天光明澈的古典世界,正渐行渐远。

    流萤去哪儿了?

    我们总扬言说发展科技,繁荣经济,迫切地在这片造物主颁发的大地上打下“人类文明”的烙印,以此彰显自己改造自然的智慧。从茅檐低小到高楼林立,从马车辘辘到汽鸣四起,人类正竭力建设一种充斥着工业化气息的都市文明。设想一下,在一个从眼镜度数判断学历深浅的时代,生存的紧迫和焦虑带来一张张淡漠麻木的面孔。人们匆忙地赶路,偶尔低头看表;道路被堵的水泄不通,各式的鸣笛声此起彼伏,久久回荡在城市上空……那时候,有谁还会记得闲庭信步的从容,壶中日月的悠闲,优游岁月的潇洒呢?

    如果人类继续肆意地丢弃和典当原始的美好元素,依旧我行我素地触碰自然的底线,而不注重传承与保护,那么,当都市文明取代了传统文明,当按部就班取代了诗情画意,灾难必定降临人间。

    中国文化的探寻者、世界文明的思索者余秋雨曾说:“一切文化的终极基准,人间是非的最后衡定,要看山河大地所能给予的生存许诺。”他曾坦言自己从书斋文化、官场文化、互捧文化,走向了平静低调的生态文化。这种生态文化也可谓为追溯传统,修复自然的一种方式。和他一道的,还有王开岭。王开岭致力于唤醒现代人流逝的记忆,重塑现代人的心灵美学。他强调纪念原配的世界。原配,即原始配置。因为大自然的很多损失都是不可逆转、不可再生的,他希望能通过文字的深入解读唤醒人们对自然界一切美好的追忆和思索。

    正是因为有这些思想活跃的人文社会研究人士,他们看到了现实的缺憾,看到了存在的隐患,看到了未来的发展,于是积极地做出贡献,努力重建人间美好的秩序,恢复自然古老的面目。所以不必悲观,在这功利主义洪流大举进犯的文明危机下,让我们常怀缅怀传统文化之心,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提升自己的思想道德素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承来自迢迢河汉的经典优秀文化,敬畏自然,保护生态文明,以此实现价值观的自我扬弃。我们要做弘扬优良传统,开创时代未来的新青年!

    传承古典文化,有如磷火坠地般紧迫。要想看一场漫天流萤,需要每一个人长风万里、踏浪相寻。我愿相信终有一天,天地玲珑间,流萤会照彻深宵。

 

 

指导老师:楼雪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