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阿姐

宁波市海曙区古林镇藕池小学 王科颖 2019-09-03

    前些天,娘突然发来柳州大外婆的照片。这个矮小的老人侧着脸,慈祥的笑容里夹杂着同龄人少有的坚毅,一点看不出老年痴呆的踪迹。她正端坐沙发上,拿着一块苹果。

    连这照片、她的模样总共也就见了三四次。听说,她很早离开了家乡,和丈夫一起在广西柳州修钟表为生,从此便在那儿定居。脑海里还留着她那句话:“到了柳州问人,那个修钟表的老太太,他们会告诉你我家的位置。”那么大的柳州呀!可见想当年的她也是小有名气的人了。我极力附和着,也实在懒得大老远跑去看她,却不想她就这么走了。

    那是两年前的六月,娘打电话来说柳州大外婆,开封大外公都聚集在她家,于是我们拎了刚上市的杨梅连夜赶到娘家。好家伙,本来就不大的客厅坐满了老人。紧挨着门坐着的正是大外婆,她和她妹妹(我外婆)长得太像了。都是矮小个,大脑门,小圆脸上深深嵌着一对贼亮的眼。以至于我先生打趣我是不是复制粘贴她们的。

    记得小时候,每到中秋之后,娘总会拿出非常精致的月饼,每次等我们看到,它已经被一掰成四,只记得薄薄的外皮上有精美的线条,里面是厚厚的馅儿,甜而不腻,入口即化,与我们常吃的一层层掉皮的“赖头月饼”相比,它是我此生吃过的最美味。我知道,这个是从柳州寄过来的。柳州有个外婆,她住在大城市里,还有两个儿子,算是有钱了人吧。当然,她寄来的还有柚子,桂圆干等等。以至于现在,每逢年前,娘还会收到柳州寄来的桂圆干。只不过那时候,娘想方设法不让我们找到的东西,如今被嫌弃到不知道怎么处理。

    本来,娘极力要我今年暑假陪她去趟柳州的。可惜我没去,现在只剩遗憾了。

    还记得她进火车站那幕,她紧拉着我的手,泪眼汪汪。至于跟我说了些什么,都记不清了……

 

指导老师:王科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