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扇轻摇的时光

余姚中学高一八班 密林颖 2019-07-16

 

   岁月无痕,弹指白驹过隙。很多人事景物,很多刻骨的相遇,亦变得模糊不清。唯有夜深独坐时,脑中偶尔闪过恍惚的画面,似是一把轻轻摇着的小扇,犹带些淡淡的柔情。

    隔着时光的纱幔,我的眼前显现出这样一对老人来——一高一矮,一瘦一胖。相同的是,唇角都漾着慈祥的笑意。

   那是老宅的人,还未搬新家之前,我们楼上就有这样一对夫妇。年过花甲,头发花白,子女常年工作在外。

  男人姓高,我便称他高爷爷,女人矮而胖,我总是亲切地唤她胖婆婆。  

   幼时父母工作忙,家里常常只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因此我尤爱到楼上的高爷爷家去玩。妈妈总说我不懂规矩,乱闯别人的屋子。但我分明瞧见高爷爷和胖婆婆每次见了我都极为开心。许是他们家里冷清,我一去便热闹。而且高爷爷和胖婆婆待我亲如孙女,这使我非常感动。

   推开门,八十平米的屋子,被胖婆婆打理得干干净净,不染纤尘。我从未闻到过一丝不适的气味,从未见过大理石地面上有过任何一根头发丝或是其他细微的东西。这里就像我的另一个家,让我安心。

    高爷爷是个极有文化的人。听妈妈说,他是个退休的老教师。他总喜欢坐在木桌前读书看报,对着窗子,柔和的阳光悄悄地洒进来,落了一地的书香。我总是见到这样的场景,总在门口犹豫着是否进入打破这份安宁,这份长埋在我童年的纯真里的安宁。

   胖婆婆却不识字,也没有念过书。她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平日里喜欢穿一条深蓝的花裙子,手执一柄蒲扇。一到夏天,与小区里的老妇们一起,聚于树荫下,摇着蒲扇,闲说家常。因此每远远见到一个穿着蓝花裙,摇着小扇的老人,我就知道是胖婆婆来了。

   在高爷爷家的时光,是我童年最快乐的日子。高爷爷会耐心地指着识字卡片上的文字,一个个念给我听。遇见极细小的文字,他便拿了放大镜,仔仔细细地看。我坐在他身旁的小凳上,听他讲那一个个陌生的文字,后来变成了一句句精简的小诗。他的语调平缓而又深沉,他的声音醇厚而又沧桑。我总觉得那里头掺杂了太多东西——有他的过往,他的青春,他的梦想,他所牵挂的子女,他所深爱的祖国……

   高爷爷一边讲,胖婆婆便在一旁轻轻地摇着扇子。轻柔的风使得高爷爷的白背心上下浮动着,然而他的神色依旧是那般认真。我小小的人儿夹在他们中间,亦夹在小扇轻摇的时光河流之中。

    高爷爷讲得累了,胖婆婆便端了些瓜果,笑意盈盈地放在桌边。她不识字,就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她的脸上总是浮现着淡淡的笑意,牵起了眼角的皱纹。那时我竟觉得皱纹原来也是如此美好的东西,现在想来,原是时光在游走。

   每个中午,我总要在他们家午睡。说不清是什么原因,我总爱和胖婆婆挤一张床。朦胧中,一把小扇轻轻地摇着,在炎热的夏日里,为我送来丝丝凉意。我好像枕着外婆,梦回故里,于是安心睡去……

    原来,时光并未走远,它一直藏于我的记忆深处。我感到幸运,在我的生命里,遇见这样一对良善的老人。即便在此后的数年里,我再也没见过他们,再次相逢,或许已是陌路。但,我仍记得高爷爷手持放大镜读书的模样,记得他醇厚的声音,他怀念的青春;我亦记得胖婆婆一袭蓝色花裙,手执蒲扇的美丽身影。是的,在我心中,她是那般美丽。

   在那个独坐的夜晚,我遇见了老宅,遇见了我的童年,遇见了那温暖的小扇轻摇的时光。


 

指导老师:楼雪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