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

宁波市鄞州区五乡中心小学 陈榴芳 2019-06-21

 

    说起蒲公英,大家都不陌生,它那一吹就漫天飞雪一样的花絮诗意盎然,画家和摄影师都喜欢把那画面呈现在自己的作品里。

    最早对蒲公英产生好感源于电影《巴山夜雨》,影片里的故事情节早已模糊,但其中有个小女孩却记得很清晰,她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穿着破旧的衣服,孤身一人去寻找父亲,她的父亲应该是受到“四人帮”的迫害囚禁了,她唱着《我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在开满蒲公英绒花的原野上奔跑着,歌声有点凄然,却很感人:“我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谁也不知道我的快乐和悲伤。爸爸妈妈给我一把小伞,让我在广阔的天地间飘荡 飘荡……”小女孩吹着蒲公英的白色绒球,一朵朵小伞就飘向远方……小女孩就是蒲公英的化身,虽然颠沛流连,生活艰辛,但她坚强地生活着。多少年过去了,小女孩的形象和这首歌的旋律一直萦绕在脑海中,每当看到野地里的蒲公英,便会不由自主地哼起这首歌。

    后来知道这不起眼的小草还是一位低调的养生专家,它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大姐说她每年都要去野外采一些,嫩的炒着吃,老的泡茶喝。吃着吃着,咽喉炎不知不觉好了。今年春天,听说有个地方长着许多蒲公英,于是姐妹两人欣然前往。

    在一片荒滩上,随处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石缝里,沙砾上,沟壑旁,只要有一丁点泥土,它们就扎根生长。羽状的叶子向外舒展,顶端裂开呈三角状戟形,如同开屏的孔雀。因为大小各异,老嫩不同,所以叶子的颜色深浅也不一样。大株的已经开出了黄花,在微风中绽放着笑容,虽然灿烂,却不张扬:有的还是花苞,像一个羞答答的少女穿着紧身连衣裙亭亭地站在那;小的呢,刚萌出幼苗,一片片叶子稚嫩而娇小。我们留着那些小的,采着大株的,一边采,一边赞叹着,它们在荒野的一隅,默默生长着,孕育着,一代一代传承着……

    夕阳西下,我们满载而归。回家把一些黄叶和根须清理了一下,在小溪里洗净,有的晾晒在竹匾上,有的挂在竹竿上。第二天一早,奇迹出现了:蒲公英嫩绿的叶子已经干瘪,而那些小黄花,一夜之间全都变成了白绒球,一个个“小伞兵”从缄球上飘起,正在风中飞舞呢!眼前的情景让大姐感动不已,她拍了照片,发了朋友圈:“伟大又可怜的蒲公英,虽已走上了不归路,却在弥留之际不忘让种子飘洒到四面八方。”是啊,母爱之伟大,体现在一棵不起眼的小草身上,面对它们,忽然觉得自己是多么渺小。

    过了个把月,我们又一次被震撼了,那些倒在门口花坛里的根须残渣,居然抽出了一簇簇新的幼苗。小小的蒲公英,用意志和信念诠释着生命的顽强,我在花坛前伫立许久,对这谦卑的小草有了一种敬畏。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