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开那扇自由的窗

宁波鄞州蓝青学校107班 夏子谦 2019-06-20

    

    清晨,一缕金丝般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铺满了实验室的窗台,柔和而温暖。
    对于一只实验室里孵化并长大的我,每天只能挤出盒子的气孔,爬向窗台。透过长期封闭的玻璃窗,望一望外面的世界。
    窗外的大自然如梦幻一般的美,花草乘着晶莹的露珠,在阳光下摇曳,它们在用自己的方式迎接新的一天。微风吹过,花瓣飘落在窗台上,合着阳光,蒙上了一层透亮的金色,随着风翩翩起舞,美得像蝴蝶姑娘,我多么想与它一起随风起舞,多么想去触摸它,而我却只能隔着玻璃窗静静地望着,多么美好的早晨,那是我向往的天堂。
    “嘿,里面的日子怎么样?”窗外一只虫用触角敲打着玻璃窗好奇地盯着我。
    “你不是看到了吗?没有树木、没有花草、只有装着各色液体的烧杯。”
    “也没有青蛙、鸟儿、螳螂和蝎子,不是吗?”
    “是的,什么都没有。”
    “真的……真的什么都没有?真是太好了!”这位刚认识的朋友激动的翅膀扑哧扑哧地抖动着。
    “太好了?真心话吗?那我们换一换吧!”心里想着这么说,却没有说出口。
    无聊的对话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
    朦胧的睡意中,觉得脖子奇痒,“嘿,伙计,我进来了,看!”它边说着,边用触角碰触着我。
    “天哪!那扇长期封闭的窗豁开一个缝隙,它居然开了!开了!来不及打招呼,向着窗外飞奔去,乘着晨风我要飞向蓝天,投入大自然的怀抱。
    “钻出缝隙的一瞬间,阳光铺在身上化成一股暖流,流进心田,抬头望望耀眼的光芒,比起刺眼的日光灯可棒多了。贪婪的嗅着花香,芬芳扑鼻。一颗露珠顺着叶子滑下来,欢快地跳跃着,小草在晨光爱抚下早已苏醒,在雨露的洗刷下显得更加透亮发绿。虫儿的歌声,树叶的沙沙伴随着微风吹到耳边,在耳边跳跃着,烧杯叮叮当当的碰撞声与之相比,简直是枯燥乏味。
    我欢呼雀跃,自由自在地躺在树叶上滑滑梯,挂在树枝上荡秋千,泡在芳草清香的露珠里洗澡,心随着风儿轻悠悠地飘动着……
    “你好,你好,大家好!“我热情地与每一位相见的朋友打招呼。看,那边优雅飞舞的蝴蝶,轻盈滑翔的蜻蜓,忙碌工作的蜜蜂。听,蝉儿的女高音,蟋蟀的小提琴声,那只蟋蟀是不是美国时代广场来的柴斯特?它的小提琴奏得那么美妙动听。
    明媚的阳光,清新的空气,微风的抚摸,与虫儿的欢声笑语弥漫了整个大自然。
    然而,窗外的和谐被打破了。
    螳螂的偷袭,冲散了西瓜虫的奥林匹克,大家纷纷四处逃散,出于本能的我也偷偷躲在了一片树叶下,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弱小的西瓜虫成了螳螂的美食。吓得我几乎不敢张嘴呼吸,似乎心脏从口中跳出来一般,在树叶轻轻地安抚下,才慢慢平静下来。
    窗外有自由,但也有天敌。“青草池塘处处蛙“为什么是那只虫听到最可怕的诗句,我懂了。窗内安全,没有青蛙、没有螳螂,但是却不自由,没有什么环境是十全十美的,但是对自由的向往是每一个生物都竭尽全力去追求的。
    自由是实验室的那扇窗,窗外的虫儿想进来,窗内的虫儿却想出去。当我们推开那扇窗时,才发现,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只有相对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指导老师:朱银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