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暑假·鸣蝉

宁波市海曙区石碶街道实验小学 严明夫 2019-06-20

 

    夏天到,知了叫,火红的太阳当头照。

    又是一年夏日时,又闻知了声声叫,当激昂嘹亮“知了,知了……啷啷蚱蚱蚱……”漫山遍野此起彼伏响起的时候,盛夏酷暑到孩子们已经卸下书包,愉快的暑假正式开始砍一小竹竿,竹竿一头插上用竹丝弯成的竹卷绑牢,网上蛛丝,就成了一个捕蜻蜓的捕捉工具了

    那时暑假作业很少,只有薄薄的两本。早上起床第一件事不是写作业,而是拿着这个捕蝉工具到处找蛛网。然后约两三小伙伴上山捕蝉了,顺着知了鸣叫的树林走去,树荫下我们擎着竹竿抬着头蹑手蹑脚地靠近树干利用蛛网的黏性,抓住一只又一只,有时两三只爬在一起来个一网打尽,有时为了抓住一只而惊飞了旁边的了,有时由于知了挣扎力气大,网破飞了。不多时,就抓了一塑料袋。伙伴们背着竹竿,拎着一袋喳喳叫的知了,犹如凯旋而归的小战士。一到家,往往这些捕来的蝉成了的美餐。鸡鸭最爱吃知了,每次我们捕蝉回来,听到蝉叫它们就会从各地聚拢来伸长脖子争着来抢食。一个暑假下来鸡鸭养肥了,下蛋也更多了。有人还油炸知了,成了一道营养美食。

    每当太阳下山或雷雨后,当“出乱,出乱”声奏响时,那是“出乱知了”发出的凉快惬意的信号,是宁波话的谐音,意思是脱了精光一样的凉快舒服酷暑三伏天难得一时凉快,它们就要齐声高歌庆祝一番才肯罢休           

    虽然三伏高温天,但是我们小伙伴还要结队上山捡知了壳,挖知了花。早上,露水还未干,我们个个腰系竹篓,手拿布袋,漫山遍野地寻找挂在小树枝或草茎上的知了壳,要是捡到未脱壳的,那是运气,因为这样的壳分量重。时近晌午,在树荫下席地而坐比比谁捡得最多,为了比较分明索性一五一十地数只数,那是很开心的事,因为那是劳动成果,这满满一袋兴许能卖好几个。最开心的还是挖知了花,知了花是按个数卖的,每只一毛,有时村子里专门有人上门收购,我们积极性相当高,卖了再挖,挖了再这样一个暑假下来,零用钱攒了不少,新学期书杂费,买笔买本子的钱不用愁了    

    在玩够乐够了,暑假已接近尾声,午后屋旁电杆上“被下厮,被下厮…………声嘶力竭地响起那是“被下厮知了”的叫声,意味着夏天正悄悄过去,告诉我们备好被子当心晚上着凉

    南瓜老了黄了,秋天悄悄来临一种萧条感恋夏感油然而生开学的脚步近了。

    我们在玩中学,学中玩,在最炽热的午后或雨天,我们也会聚在一起,写写作业。玩够了,乐够了,家务、小农活也干了不少,经过亲身的劳动体验,似乎又成长了很多。

    每年夏天蝉声依旧,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好像现在很难见到拿着竹竿上山捕蝉的孩子即便见到,也是两三外地打工孩子,他们一如我们孩提时,也有我们这么野,每每看到他们擎着竹竿去捕蝉,听着美妙悠长的蝉叫声,就会自然而然地把我带入美好愉快的童年记忆,再现诗人袁枚笔下的场景: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

                                       

 

 

                                                    

 

指导老师: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