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家才在

宁波市海曙区古林镇春蕾学校 董息芬 2019-09-29

 

      “端午节哪里吃饭,有说吗?”先生在我耳边又碎念起来。“如果你爸在的话,早就来电话了,你妈也不叫吃饭的,过节感觉冷冷清清的。”“你不会组织吗?妈年纪大了,我们这么多人吃饭,她一个人吃不消,或者饭店订一桌好了。”此时心情有点烦躁,先生被我臭批了一顿。

      “三囡,明天来吃饭哦!”父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既近又远。熏鱼、凉拌青瓜、土豆螃蟹羹……一大桌的菜肴是父亲和母亲一大早就开始准备起来的,都是些我们爱吃的菜。每当节假日,我们一大家子其乐融融,聚集在父母家,开心地吃着、聊着……总是让邻居好生羡慕!

        96年时,父亲在镇上买了一套房子,以前父亲家门口有一条去镇中心的必经之路,后来中心小学扩建后,这条路就断了,于是父亲家也就多了一个园子。父亲做了一个门楼,在园子里建了四间小平屋,还在空地里搭了一个灶台。灶台成了父亲的“专利”后,他给灶台刷了粉,顶上做了一个雨棚,还做了一个“烟囱”,俨然想让“专利”发挥应有的功能。从此,母亲就“下岗”,父亲当上了大厨。

      做了大厨的父亲,特别爱做饭,还生怕自己做的东西不好吃,但是当我们都夸父亲的厨艺时,他都会憨厚地笑着。于是父亲越来越精神,声音越来越洪亮……

      今天早上,先生在家族群里发了一段话,又把我弄哭了。“又到端午节,耳边仿佛听到老丈人朗朗的笑声,徒弟想你了,愿你在天上永远都是这副样子。”

      先生退伍后在交警队工作,听起来很威风,实则很辛苦,风吹雨打、严寒酷暑,还时常要加班,他早就不想干了。6月底的天气已经炎热无比,那天下午,先生在路边小店买瓶水喝,刚好大队长巡岗,发现他离岗,批了他一顿,他就断然决定辞职不干了。那年刚好我快生女儿,于是我坐月子的这一个月,先生给母亲打下手。等女儿满月后,父亲就开始带着他学跑外勤做纸箱。

      父亲以前是农民,改革开放后,一边经商一边务农。由于父亲放心不下家里的那些农田,于是弃商去了镇上的集体企业上班,他的工作是跑内勤。后来集体企业专制成个企,父亲就开始与纸箱打交道。他每天到处找需要纸箱的单位,然后把业务拿到奉化等纸箱厂,赚取业务费。自古“同行三分仇”。父亲却把所有的经验都传授给先生,于是先生凭着曾经在交警队时的人脉,加上父亲的亲授经验,也跟纸箱有了情缘。

      翁婿既师徒!感情自然更深厚。后来先生开小作坊时,父亲特别支持,经常去我家帮忙。“太累了,别来了。” 可是不管我们怎么劝说,父亲还是一有空就在工厂里打杂。父亲的突然离去,给我们很大的打击,先生也为此时时念叨:“如果你爸在多好!”

      母亲从小很苦,特别是抚养我们姐妹四,更是不容易。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她也想好好享福,再说年纪也大了,所以节假日不想在家做饭。而我们也习惯了等吃,没有主动性。父亲在时,我们每周必定会去一趟,吃父亲烧的菜。现在,即使去,也是去去就回,不再麻烦母亲做饭。有时,大家一时兴起,组团去母亲家,自己买菜,自己烧煮。也许是习惯了“啃老”,都不想买菜做饭,于是去母亲家聚餐也就变得少了。

      爸!在这个端午节,我们又想你了,想你煮的那一桌很家常、很可口的饭菜。

      只有你在,家才是温暖的;只有你在,家才在。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