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王

宁波市北仑区顾国和外国语学校803班 吴馨怡 2019-06-13

 

    一天晚上,我正在家里写作业。忽然,一道闪电从窗外划过,耀眼的光芒在一瞬间把房间照得雪亮,我惊恐地往窗外瞥视,发现一只大老鼠,前爪插腰,站在窗台上正意味深长地笑着看着我。

     “我的老天!”我极度惊恐,只感觉全身发冷,目光呆滞。直至我手中的笔忽然掉在地板上,发出哐当一声,我才回过神来。可就在这时,那只老鼠忽然猛地向我扑来,牢牢趴在我的脸上。我努力想要把它甩掉,可这一切却都是突然。它依然牢牢黏在我脸上,似乎还往我嘴里塞了什么东西。“这是什么鬼东西!”我惊恐地尖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缩小着……不出半分钟,我竟变得与可恶的老鼠一样大了。我感到浑身瘙痒,精神接近崩溃,意识却清晰地告诉自己:有什么东西正在从我身上长出来!我下意识地用手往身上一摸。等等,这不是手,这是爪子,老鼠的爪子!再低头一看,果然我身上也长出了灰毛。还有那巨大的、满是污渍的门牙也清晰地告诉我自己:你已经变成了一只老鼠了。我崩溃地大叫,却只听见“吱吱”的老鼠叫。

    我绝望极了,想要逃离这惊恐的一切。才刚迈出一步,我却发现那老鼠尾巴不知被谁压住了。我僵硬地转过头,果不其然,是那只大老鼠。它现在牢牢地站在地上,依旧前爪插腰,脚上还踩着我的尾巴,笑眯眯地看着我——却让我全身寒毛竖立。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一会,它突然开口,明明是杂乱的吱吱声,落入我耳中却自动转化为一句话——尊敬的大王,您好,我是鼠族的大长老,很高兴见到您。什么?我瞪大鼠眼,发出尖锐的吱吱声。这位大长老的语调依然是不紧不慢,只听它道:“我们鼠族最近在选举新一任的鼠王。可是鼠族实在是没有合适的对象,我便来人族寻找。我第一眼就挑中了您。其实我暗暗观察您很久了:您的房间杂乱无章,房间里的垃圾也许久未清。就连平时的卫生也都是您的父母帮忙做的。恶劳而好逸,是人之常情。但由于您超出常人标准太多,都达到了我们鼠族的标准,因此我们鼠族上下经过考察一致认为您是鼠王最合适的人选。我们连封号都已经帮您选定了——硕鼠,多美好的称号啊。”它的语气是如此的虔诚。“可,可我是人啊……”我颤抖地、带着哭腔地喊出了这句话。“哦,我敬爱的王,”它顿了顿,道:“您完全不必担心。我已经向上天求来了恩赐,将您房间里剩余的吃食换成了一粒药——一粒能将您变为老鼠的药,还是变成一只强壮有力的老鼠,多好!”

    我的天!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上天怎么可能答应这种荒诞无理的请求?我几近昏厥,抽出我的尾巴,转身就想往外面跑。那位长老似乎察觉出了我的意图。它发出一声尖锐的鼠叫。刹那时,一群黑压压的老鼠从我房间的各个角落涌出,直奔我而来,似乎要断绝我的去路。我仓皇地转身,再度企图跑出房间。

    我把整只鼠身都绷紧了,拼命地向前冲去。“不!”我的前方突然出现一个薯片包装袋,里面似乎还有些残渣。幸亏我及时反应过来,及时转弯,不然就要冲进去了。这袋子似乎有些眼熟,我边跑边想。一些画面突然窜进我的脑海中——两天前,我懒洋洋地坐在电脑桌前,一边看电视剧,一边拿着包薯片,吃得个嘎嘣响,碎渣满地。对,就是这包薯片!我想起来了,随机便陷入深深地后悔之中——为什么不早点把它扔了呢?到头来,麻烦得还是自己。真是悔不当初啊,我想着,却没有注意到前面的苹果核——那是我刚刚啃剩下的,一头撞了上去。瞬间,我四面被蜂拥而至的老鼠大军给包围了。大长老那张笑眯眯的脸又出现在我眼前。

    我被它们拖拽着,一路挣扎着,拖去了老鼠老巢。眼看着就要被它们推上那鼠王的宝座,我挣扎地愈发猛烈了。“不!我不要!”我拼命地哭喊着,“我再也不懒惰了。我一定每日勤劳,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让你们再也不会来了。我改,我一定改,我真的再也不懒惰了……”

    话音未落,我眼前又是一片雪白。我大口地喘着气,猛然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又变回了人。我用手往头上抹了一把,全是汗。幸好,我又回来了;幸好,刚才的经历可能只是一场——不!不是梦!窗外依旧风雨交加,晦暗不明。窗台上,老鼠的脚印格外清晰,隐隐约约还有一字——勤……

 

 

指导老师: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