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法官判案那样处理突发事件

宁波国家高新区信懋小学 娄照君 2019-04-23

 

    “娄老师,小岩把香蕉皮放我头上。”四点钟课程结束后,小林来到办公室向我“投诉”。紧接着,201班小诗也跟我反映了情况,说是小岩把垃圾丢在他们教室(四点钟课程在这个教室上)。于是,我让学生把小岩叫来身边,尽管此时已经是下班时间,可以说这是在四点钟课上发生的事,我其实也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学生毕竟是我在带,不及时处理只会助长他的这种行为。况且,小岩在平时也的确是一个“会捣乱”,让我头疼的孩子,若不及时纠正,以后累的还是我。

    把孩子叫到身边后,我简单了解了情况,据他反映,是小辉先弄的他,这也是我们班的孩子,他们几个一起在这个班上课。事实究竟如何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闹大的一定是小岩,我首先要做的就是了解清楚情况,而这除了听“投诉者”的,更要听听“当事人”的描述。于是在得知是小辉先对他捣乱后,我这样回答他:“小辉先打扰你是不对的,可你没有及时举报他,反而加入了他,让你原来没错也变得有错,这一点我不同情你。被欺负,打了,你的确不能忍气吞声,必要的时候是可以还击(是的,我一直教育孩子要宽容,但绝对不是无底线的,那前提是要先学会保护自己。当然,首先自己不可以先去欺负别人),但这要在弄清楚情况的前提下,不能想也不想就‘反击’。”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孩子们最后来“投诉”的对象只有小岩,没有其他人,足见是谁在课堂上捣乱了,而且据说还不止一两次了。当他懵懂地看向我时,我继续追问:“小林打扰你了吗?有拿香蕉皮放你头上么?”小林平时就是一个踏实、认真的孩子,我是在完全肯定他绝不可能在课堂上这么做的,明知故问不过是为了将“案件的发展”引入我想要的方向。果不其然,小岩诚实地摇了摇头。“那就是你影响了别人上课,还告起别人的状了,‘五十步笑百步’。”这下,他站那儿闷声不吭了。

    班级里,如果将各类突发事件比作法律案件,那班主任无疑就是一个审判官,审判过程中既不能只听“投诉人”的一面之词,想也不想就把“被告人”惩罚一通,也不能在听取“被告人”的“自我陈述”后就不再深入分析,随意口头警告就完事。前者可能会导致“无辜案件”的产生,使“被告人”感到委屈又不知错在何处,同时也会助长“投诉风”;后者也会因为处理方式的问题而使“被告人”滋生侥幸心理,对所有学生来说都是不恰当的示范。

    因此,在了解了大致情况后我便开始“剖丝剥茧”,一步步跟他分析他的错误所在:首先,上课吃东西这个行为本身就不对,既违反课堂纪律又不尊重老师;其次,乱丢果皮很不文明,和平时老师教育的爱护环境的理念背道而驰;最后,同学捣乱没及时“举报”反而还参与进去,导致把原来没错的自己变成“共犯”,最重要的是“殃及无辜”。随后,我让他复述一下本节课所学的知识,因为是在学英语,他还刚刚接触不久,呆呆地站着连简单的单次都说不出来。我便又抓住这点“加剂量”:“你看,你因为上课做了刚刚这些事,现在连老师讲了什么知识都不知道。你的爸爸妈妈花钱让你学英语,不就是希望你能收获点什么么?可是你却这么辜负他们的期待,我都替他们难受。”用情感去刺激他,让他越听越羞愧。

    看到他越发低下的头,我再次添加“情感火”:“之前还扣押着的小礼物还放在我这儿(一份刻有他名字的笔记本,是寒假学习表现不错而奖励给他的,但因为当天又捣乱了便被扣留延迟至改掉坏习惯后再给他),我本来想着这周你表现还不错,下周就给你了。可今天,你又这样,真让我失望。”他继续沉默,但看的出来是有些后悔的。很好,我又接着补充:“今天这事儿不会这么完了,我现在就给你妈妈打电话,让她看看你的表现。”这一下,他彻底绷不住了,先是下意识地说了声“不要”,接着眼泪就往下掉,我当然不会这么算了,果断打电话给他妈妈,把事情的经过告知了家长,他就在旁边一直哭。

    想要的效果达到后,我放他回家,最后就需要家长那边再一次的“配合”了。晚上,他的妈妈给我发信息,把他在家里的反思情况告诉了我,并且表示会全力配合我,做好孩子的教育监督工作。我相信,唯有这样的家校合作,才能真正帮助孩子改掉坏习惯,教育出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同理心,共情,条分缕析……在教育学生上,一味的责骂在我看来是毫无效果的,因为这只会让他们一时的“害怕”,事后依旧“我行我素”。如今的孩子都在网络信息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在认知上相比以前的孩子是有很大的飞越的,因此,我们更应该蹲下身子,走进他们,犯错了,别急着惩罚,先把原因弄清楚,再一点一点地和他们分析问题所在,帮助他们形成正确的认知,这样才能“一劳永逸”。简而言之,和孩子讲道理,也是行得通的。面对学生的矛盾突发事件,我们只有像法官判案那样去“审理”,才能真正找到每个事件中真正的教育反思点,帮助孩子成长。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