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驰的海蓝自行车

宁波市鄞州区惠风书院307班 周圣薇 2019-05-23

 

    我蹬着那辆海蓝色的两轮自行车飞驰在小区里。自行车驶过路面上的小水洼,荡起一阵水花。几个小朋友跟在我身后,大喊着:“骑自行车的姐姐又过来啦!”我转过头,对着他们笑笑,尔后,继续骑着自行车飞驰。

    他们只看到我现在轻快自如地骑着自行车,可是,谁又知道这辆海蓝色的自行车陪我骑行过的地方曾留下了多少嘲笑的目光,多少嘲讽的话语?又有谁知道多少伤心的泪水和不服输的汗水曾滑落在这车轮间?
    在我四岁的时候,妈妈给我买了一辆粉色的小自行车。我常常骑着那辆自行车去楼下跟小朋友玩耍,随着我一天天长大,自行车一天天变小,可是我始终不敢卸下自行车上的辅助轮。粉色的自行车终于小得不能再骑了就送给了小表妹。妈妈又为我买了一辆12寸的蓝色自行车。我害怕摔跤,坚持让爸爸给我装上辅助轮。

    我骑着这辆大大的带着辅助轮的自行车在小区里骑行,几个男孩子骑着自行车快速地从我身边闪过,不知道窃窃私语些什么;两个叽叽喳喳的女孩子骑着自行车从我身边经过,像看怪物一样盯着自行车上的辅助轮;几位散步的阿姨正在谈论别的事情,看见我骑着自行车过来了,立马改变话题说:“怎么这么大的自行车还要装上辅助轮啊?”,而我呢?我只能默默忍受着他们的嘲笑和不屑,拼命忍着泪水。我飞快把自行车骑回家,一进门我就把自行车重重地推到一边,大声宣布:“我再也不骑自行车了!”。无论是谁都不能让我回心转意,无论是谁,都不能修复我那颗完全碎成两瓣的心!只是每当我看到墙角那备受冷落的自行车时,心里在默默地道歉,对不起,真不该一直把你闷在家里。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半年……,很快,两年过去了。寒假的一天,我和三姨带着小表妹在公园里玩,小表妹已经能骑着我那辆粉色的小自行车在公园里玩耍了,只是她已经不需要辅助轮了。我有些难为情又有些气愤地说出了两年前的事情。三姨听完我的讲述耐心地告诉我:“你如果真想让他们闭嘴的话,就更应该努力地去学习骑自行车。逃避不是好办法,只有学会骑自行车让他们刮目相看才行!你看,你今天不学骑自行车,明天不学骑自行车,早晚有一天要去学习骑自行车,到时候嘲笑声就会更多!那还不如早点学会骑自行车,让那些以前嘲笑你的人闭嘴。”三姨的这番话听得我热血沸腾。我一回到家就搬出自行车,让爸爸帮我卸下了辅助轮。我开始苦练起来,摔倒了,爬起来,脚扭了,揉一揉,汗水顺着头发渗进眼睛,刺痛刺痛的,擦掉汗水,继续练……

    我骑行在小区的小道上,享受着清风的吹拂,我甚至可以比男生骑得更快,我看见女生羡慕地望着我飞驰而过,我看见那些散步的阿姨经常指着我对身边的孩子说:“你看,这个姐姐多厉害,自行车骑得又快又稳!”

    而我呢,浅浅一笑,消失在她们的视野之中。

 

 

 

指导老师:蔡宇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