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亭小记

余姚市梁辉中学701班 褚佳盈 2019-04-15

 

    故山高耸,峰峦翠拥一小亭。

    待竹林让步,踏绿卿而过。徐行十余米,便见松立云间,与一孤亭。 亭生石上,听风饮雨,额前未题牌匾。今日至此,兴致阑珊,且胡称“风雨亭”。虽言风雨亭,但今夏日蚊多,暑气难耐。逃去孤亭小坐, 便觉风至耳旁,且听风纵歌。

    随亭下泥路一去, 也犹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抬头,恍见青山揽云,娶了那烈日簪于发间,握了那长溪之剑,也同我共赏风吟。勾唇轻笑而过,不禁心泛惆帐。曲径一弯,栏外是灵溪之声,磅礴而下,弯处仅一孤松而已。孤松置于白水间,冲刷于根,不禁让人咂舌。欲往下,却觉体力不支。便于松前静梦半刻,感天地之灵气。别了一口浊气,觉道水灵无需有龙潜于其间,如今一孤松,傲立至此,便足以。

    上行。多是蚊虫叨扰,无心留意其景,只愿飞去那亭间,再与清风一聚。下行不感,此时才发觉这山高水长,似是绵绵无绝期。爬至山顶,惊见亭前玉阶闲坐一仙人。往细里一瞧,原是位放山羊至此小憩的老人。瘦骨嶙峋,衣衫多布丁,却也不掩其道骨仙风。未曾敢去叨扰,便径回家中。

    行路时随手框了几副美景,分与好友端详一二。友言:似是云深不知处。

    何是云深不知处?如已拨云见日矣!

 

 

指导老师:胡震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