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花记

宁波市海曙区古林镇藕池小学 王科颖 2019-04-11

 

    周五下午又是花艺培训课。记得去年上半年的花艺培训用了整整四天,还只是学了不到半点皮毛。今天也就一个下午时间,实在不敢有什么指望。老师讲完理论开始实际示范,她的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几乎不见空隙。百无聊赖之际,我独自一人开始折腾起来。

    这次提供的植物都是草本类,鸢尾叶是主材料,除此外还有三种花和几片叶子。初时,完全忘记鸢尾叶的长度要求,也就凭个感觉在剑山(用以固定植物的工具)上插了四五片。之后对着桌面上食指大的康乃馨花骨朵发愁,想当年至少还有奇形怪状的枝条供我们折腾呢,眼下除了它,桌上的菊花月季都是笔直的单支条。叫人如何下手?抬头,看那堆人山正在进行中,我便是想问也无缝可入。无奈之际索性摆弄着枝干,似看非看间等待组员回归。突然发现康乃馨每个节都有枝丫斜出,虽然角度不大,但至少也是斜出了。若把每个节的主干剪了……于是,拿起剪子咔嚓几下,留在手头的还真成了弯曲的枝条。窃喜之余,赶紧将它插在笔直的鸢尾叶边上,这一曲一直正好对应,最是恰当不过。可是,接下来呢?弯曲的康乃馨枝条太细,那娇弱的小模样实在与飘逸沾不上太大的边。思量再三,找来剩余的花枝,剪了个更短小的小枝条,插在原来那根的边上。有了伴儿的枝条总算不再如刚才那般弱不禁风,然后插上主花,捡了几支康乃馨小花骨朵做点缀,最后用几片蕨类植物的叶子以衬托主花。一切搞定,但总觉缺点什么,却又看不出个所以然……

    恰巧,那堆人群散开,我立刻向老师求助。老师过来一看,改动了一朵主花的方向,还将短枝条也挪移了。于是两朵花遥相呼应,两根枝条也是错落相对。我感慨之余对着它细细品来,经她手的作品不但有了层次显得饱满,尤其可贵的是她竟然让静默的植物有了生命——那种取之山野又回归天地间的悠然无我状。这不正是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超脱之境吗!

    呵!好个拈花一笑。她定是懂了它们的,不然怎会有如此妙手?

    记得去年培训那次,第二天给我们上课的是浙派插花大师童老师,他曾讲到这位徒弟光插个鸢尾叶就已用了两年。细思极恐,在七百多个日子里,时时对着几片直直的叶子,这日子可不好熬呀!想必她是使尽了各种手段,将能用的招数造型都使了个遍吧。突然想到小时候背过的《卖油翁》当中最后一句“我亦无他,唯手熟尔。”于她而言,能熬到今日定也是了然于心的了。

    当然,整个作品最让自己满意的还是那两根弯曲的枝条,打破作品单一的形式,禁不住得意了一把。然而看这被修剪了的枝条,又不得不承认:人呀,有时候真不能把痛苦只看做痛苦。回味童大师平日里晒出的作品,不正因了那几经修剪的枝条甚至沧桑遒劲的枯枝,使得作品更加厚重,更耐人寻味,让人更敬畏生命,敬畏天地自然!痛,亦痛亦非痛;苦,亦苦亦非苦。正是它教会我们懂得坚强,懂得取舍,懂得珍惜,懂得平淡如水的日子才是幸福最真实的模样。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可也就积淀了一定生活阅历的人才真正懂得泰戈尔的话:你今天受的苦,吃的亏,担的责,扛的罪,忍的痛,到最后都会变成光,照亮你的路。愿正在黑暗中挣扎的女儿,以及和女儿一样的高三党们能成为这样一根枝条。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