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玉兰

宁波鄞州区第二实险小学东校区505班 周之菡 2019-03-27


    春天最是慵懒,总是姗姗来迟。

    最先感知春天睡醒的不是我们,而是早已迫不及待脱了厚重且沉闷外套的迎春的玉兰。

    这些素白的仿若千纸鹤般花朵,亲亲密密地挤在树梢枝头,纷纷做展翅欲飞状,仿佛是想离那春天的朝气更进一些。一阵还略带春寒的风轻缓而过,它们又像不堪一拂,擎着树梢摇摇欲坠。这些可爱又可怜的小千纸鹤们,它们是想奋力挣开这料峭的春寒,奔向温暖的春吧。

    站树下就可以闻到玉兰的香,味儿并不浓郁,闻之淡淡的似有若无,却正因为素淡,反而会有一种清新而幽远的记忆。淡淡的,袅袅地飘入鼻端,本来烦闷的心却似打开了窗,看到了窗外的睛天。小立树下,这些小精灵们就趁着风伸出白嫩嫩、胖乎乎的小手,轻抚我的鼻尖,掠过我的发稍。于是,心里那沉郁的结解开了,浮于脸上的郁色也像变魔术般消失不见,脑海里只剩下这抹静悄悄的香。最后,似是若有所悟般“咯咯咯”地笑出声来。

    细看这些白嫩的小精灵,她们不像牡丹那么大朵大朵的香艳而“讲究排场”,也不像玫瑰那么妩媚妖娆,却也不像野菊花般那样似是热情却又偏执而冷傲地拒人于千里之外,她们有一种纯朴而清新之气,在那朴素的背后却流露出了无法阻挡的高贵之气。在雪白的花瓣包裹之下,一根根纤纤细丝微微翘起的花蕊却似姑娘微微笑起的长而翘的睫毛,在风吹过时,轻轻颤动。我可爱的玉兰就是这样一点点一点点的在触摸春天吧,我似乎看到了你笑弯的睫毛了。

    抬头是湛蓝清澈的天,低头是绿草绒绒的草地,一回头便是这清纯而婉约的玉兰,春天是真来了。

 

指导老师:何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