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狮子座”妹妹

华师大宁波艺术实验学校 704班 朱麦伦 2019-04-04

 

    “哥哥大坏蛋,快来教我做题目!”

    尖锐的声音把正在全神贯注地构思作文的我吓了一跳,酝酿许久的思绪就这样被打成了碎片。哎,脑子又是混沌一片,写谁呢?写什么好呢?哈!有了,就写我那捣蛋鬼妹妹吧!

    妹妹出生时,我才五六岁,当时政策未开放,她的到来让我们家拿出了一笔巨款,美其名曰:社会抚养费。尽管如此,爸爸妈妈特别疼爱她,这难免使我有一些羡慕与嫉妒。妹妹喜欢缠着我玩,还时不时地命令我做这做那,只要我稍不合她意,她就冲我“狮子吼”,还瞪着眼睛,振振有词:“我是狮子座的,乍滴?” 我真想大声求助:谁把我的妹带走?

    “狮子座”成了妹妹的代号,但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颠覆了我对她的看法。

    妹妹今年二年级了,暑假里她请同学来我家做功课,还花了很多时间教她们数独和算“24点”,看着她专注认真的小模样,我忍不住想笑:“小狮子”变成了“小老师”。

    “小老师”自己也很爱学习。每天放学回家,无需爸妈提醒,妹妹必定先练一小时钢琴,然后做学校作业,做好作业吃了晚饭再背记英语单词,还自主刷小学奥数题,这自觉性让身为初中生的我自愧不如。寒假里,很多小朋友在娱乐玩耍,还吃胖了几斤,而我的妹妹因为天天练琴,娇嫩的小手又多了一层茧。

    还有一次,她洗脚时不小心被开水烫伤,脚面起了好几个泡。见她痛得哇哇直叫,爸妈紧张得不得了,在医生的建议下,决定推掉几天后的演出。而我那小不点妹妹却说什么也不同意,坚持要上台表演,这使我们一家人又心疼又担心。让我想不到的是,演出那天,平日里需要爸爸抱进抱出的她,竟忍着伤痛穿上了鞋子,没事人般的来到了舞台上,唱着她最喜欢的歌,与脚痛“共舞”。表演结束后,人们无不对她刮目相看。也许,这就是“狮子座”的英雄本色吧。

    我的“捣蛋鬼”妹妹,艺术的小精灵,我的独一无二的妹妹,如今,谁也甭想把你从我身边带走了!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