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不是“神”

宁波市北仑区淮河小学503班 王贺瑜 2019-03-13

 

    小时候,我总认为妈妈是“全能”,是“神”一样的人:她什么都会,什么都知道。她会说一口洋味十足的英语;她会解难解的奥数题;她分分钟就能把一片长长的小古文背得非常流利。她知道地球的奥秘,古今中外的传奇。她还能带我遍访祖国的山川大地,在异国他乡留下我们的足迹……

    后来,我发现妈妈也会无能为力。

    记得那年暑假,我刚读完二年级,照例跟着妈妈去旅游。在行程的第五天,我们终于来到了玉龙雪山。妈妈说:“玉龙雪山最高峰海拔达5596米。这是座神山,气候多变,地形怪异,没人能登顶。我们游客最多只能到4680米的高度。”我天真地说:“别人登不上去,妈妈一定有办法登上去。”妈妈笑着说:“我们排队乘缆车吧。”我高兴得手舞足蹈,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见识索道,第一次乘坐缆车。

    缆车越升越高。我向车窗外望去,发现绿色植物越来越稀少。我们的周围云雾缭绕,近处怪石嶙峋,远处冰山耸立。高山上的寒气扑面而来。虽然多穿了一件毛衣,但我却觉得越来越冷了。妈妈看我蜷缩着身子发抖,就毫不犹豫地把外套脱下来给我披上。而那时的我压根儿没发现妈妈只穿着一件卫衣也在发抖,压根儿不知道妈妈把双手交叉抱紧自己的身子是为了取暖。

    终于,我们下了缆车,来到海拔为4506米的石碑前。我兴奋地挤进人群,妈妈不停地为我拍照。而那时的我丝毫没发现妈妈嘴唇干裂、脸色苍白,丝毫不知道妈妈是缺氧体质,正忍受着严重的高原反应。

    看到不少游客往4680米的高度进军,我也跃跃欲试。妈妈劝我赶紧下山。我不依:“别人能爬上去,妈妈一定有办法带我爬上去。”妈妈真的答应了我的要求,带我走向那蜿蜒的栈道。不知是因为海拔太高,还是因为运动太剧烈,没走几步,我就感到头痛欲裂。妈妈看到我难受的样子,赶紧从背包里取出氧气瓶,把自己舍不得用的有限的氧气让给了我。我们终于来到了山脚下。一直强撑着的妈妈却翻江倒海地呕吐一番之后昏睡在草地上。

    我第一次看到神一样的妈妈的脆弱,第一次感受到神一样的妈妈也会累,也会失败,也有困惑和烦恼。我终于明白妈妈背后神一样的力量是什么。妈妈不是神。我脱下外套,轻轻盖在妈妈身上,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我要成为妈妈的“神”,为妈妈遮风避雨,为妈妈排忧解难,让妈妈幸福安康。

指导老师:王琴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