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拈花惹草”

宁波市北仑区大碶中学 王群维 2019-02-28


    “周末早上8:00,东道岭见!”微信那端又和小山一家定下了约。
    这样的约每年两次,有了他们,我就爱上了搜山,爱上了“拈花惹草”。
    “树神树神请原谅!我要折一枝好好研究!不是为了研究我断不敢折的!”小山虔诚地拜了几拜,选一枝小一点的但花却完整的轻轻地折下,弯腰递给我们,分开杂草,纵身跃下,“现在你们可以细细研究了。”
    望着眼前的一幕,我真不敢相信政法毕业的他还会相信树神,也不敢相信政法毕业的他竟会对植物有如许浓的兴趣,更不敢相信政法毕业的他竟会写成一部《甬城草木记》!
    接过花儿,我细细端详:一朵朵娇黄的是那么鲜那么嫩,竟让最不喜欢黄色的我也生出丝丝怜意:“这是?”“檫树。”“什么树?”“檫树。”“怎么写?”“木字旁,一个观察的察。”我默默地想了想,竟是汗颜,中文系毕业的我字典里竟然没有这个字!
    他许是看穿了我的惭愧,安慰道:“植物里有很多平常没见过的字,没事的。”“你为什么会拜树神?你信这个?”“研究植物多了,我就觉得万物都有灵气,每个生命都以自己的方式在绽放,我们实在不能轻取了她们的生命。”“哦!”我似乎对他又多了一份理解。
    “你怎么会对植物感兴趣?”我很好奇,毕竟植物和政法这是两个跨度太大的门类。
    “我爸爸是个乡村医生,他会教我认一些草药,加上小时候吃不饱,满山跑,发现好多植物的果子都可以吃,所以对它们特别感兴趣。工作后,发现人情世故的东西比较烦,还是山山水水的简单,可是单纯爬山又比较单调,所以想起小时候的爱好,就开始研究这些花花草草了。”
    “他还建了个微信公众号‘拈花惹草部落群’,竟然吸引了很多植物爱好者,还有好些大学教授,还有植物学的博士,他的文章得到了他们的关注和好评,现在他的兴趣是越发高涨了!”简看着丈夫,自豪地说。
    “瞧,檫树!”我指着路边的一棵开满了黄花的树,“我们可以再好好看看!”他找了个妥帖的地方停好车,我们走回去。“这不是檫树,这是山矾。檫树是樟科,她的香味是很舒服的;山矾的花其实是白色的,黄色的雄蕊凸起,让你感觉花是黄色的了,山矾的花香浓烈,一会儿就会让你头晕、恶心的。这花本来还有一个极雅的名字叫玉蕊,曾端伯《高斋诗话》里说‘一树珑松玉刻成,飘廊点地色轻轻’……”我又汗颜了,那入微的观察,那脱口而出的诗词,又岂是我能做到的?
    简似乎看穿了我的惭愧,娓娓道来:“其实他写第一篇草木记的时候开始只是关于植物的介绍,有些文字也比较生涩,还请我帮他修改。后来我们觉得只是介绍植物恐怕大多数人不感兴趣,而专家眼里这种介绍又觉肤浅,所以我们决定把介绍推广和文学结合起来,这样,不是中文科班出身的他就得花更多的精力去阅读去积累,好在他有兴趣,乐此不疲,我们也坚持一个原则,宁缺毋滥,这样每一篇文章都还算可以。”我点头,兴趣真的是最重要的老师,作为老师的我,在未来的教学生涯中,更要注重培养孩子们的兴趣。
    ……
    “你还认识她吗?这是檫树。”我看着秋日的她,没有了冬日初见的娇黄明艳,那红叶竟也有枫层林尽染的美,忽然明白了小山可以一年四季往山里跑的原因,一树一季一美,只要你有兴趣,每一次你都可以看见她不一样的美,忽然明白了学生如花,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独特:思雨之狂,平安之巧,昱煜之柔,禹俊之若愚,仓鼠之包容……于老师而言,我们更多的该是包容是欣赏是激励是挖掘,璞玉可贵,静待切磋琢磨。
    “来,看那一茎细细的,顶着一朵蓝色的星星的就是蓝参花,你看,她在微风中摇曳。”操场上,我让学生蹲下身观赏,希望孩子们也能爱上“拈花惹草”,也能学会包容欣赏,也能在诗词里渐行渐深……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