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变”懒“了

宁波市鄞州区华泰教育集团西校区603班 邹冠宇 2018-12-05

    “儿子!妈妈今天打扫卫生,抽不出时间去买菜,给你50元钱,今天的午餐就由你操办了。”话还没说完呢,妈妈就把钱塞到我手中,把我推出门外,对着我大喊:“经常带你去买菜,你都知道该怎么买菜的,今天锻炼你一下,妈妈相信你能行!”

    唉,自打我10岁以后,老妈一下子由一个“万金油”变成了一个“偷懒”的人了。不想扫地,就把扫把扔给我;不想做饭,便把我拉到厨房,给我围上围裙……今天她又犯“懒”了,我只好独自去菜场买菜了。

    步入菜场,“菜场进行曲”那超标的分贝差点把我耳朵震聋。叫卖声,吆喝声如同一阵声浪扑面而来。卖菜的大妈,一边给青菜喷点水雾,一边指着自己的菜,用宁波话大声地喊着:“噶新鲜,噶水灵的青菜,夸来买,夸来买”;卖鱼的大婶手里拿着鱼,掰开鲜红色的鱼鳃给顾客看,翘起大拇指夸自己的鱼透骨新鲜,手里的鱼一会儿拿起,一会儿放下;那卖肉的大叔的生意太好了,一刻不停地不对案板上的猪肉施以“酷刑”。只见他拿起一大块排骨,“咔咔咔”几下,排骨被分割成漂亮的小方块,装进食品袋里,顾客从大叔手中接过食品袋,微笑着离开了肉摊……

    我攥着老妈给的50元钱,心里构思着中午的午餐。几分钟后,我心里有数了。信步走向卖鱼的摊位,心里盘算着:一定要买到一条好鱼!站到摊主面前,一位和蔼的中年妇女见我这么小的顾客来访,着实吃了一惊。我的目光扫过一条条在水盆挣扎的鱼,它们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煮熟了!我用手抓住一条鱼,细细掂量了一下,然后又抓了几条,都差不多嘛!老板见我这般装模作样,扑哧一下笑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只好将手中的鱼递给老板,让她帮我宰杀了。

    拎着鱼,我大步走向下一个“目标”-菜摊。卖菜的有很多,我先找了一家比较熟悉的摊位进行询价。指着土豆问:“这个,多少钱一斤?”老板一本正经地答道:“三元。”我拿起几个土豆打量了一下,有的破了。我放下它,再到别家询价,毕竟“货比三家不吃亏”嘛。我来到另一家,老板这回主动来给我挑土豆,“两块八一斤,便宜哦!”。我一个个地仔细检查,手指抚遍每一个角落……“嗯,这土豆真不错”。于是,土豆也被我收入囊中。

    买好鱼,我又奔向卖肉大叔和卖豆腐的摊位。50元,刚好花完。带着一袋满满的收获,我蹦蹦跳跳地跑回了家。

    “红烧排骨,鱼头豆腐汤,青椒炒土豆丝”,一顿营养丰富的午餐在妈妈的指导下端上了饭桌。我大口大口地吃,总觉得越吃越香。这是我今天当家的成果,是自己的辛苦换来的,这是自助的香甜啊!老妈老爸在一旁笑,忽然,我似乎明白妈妈为什么变懒了……

指导老师:陈雅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