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数学老师

宁波市兴宁中学202班 陆昱诚 2018-11-22

    每次上她的课,我都心惊肉跳。

    怕,怕什么?

    怕她骂我,怕她大声喝斥:“不想听,你就给我出去!”其实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一是因为我勤奋好学,上课专心听讲;二还是因为我勤奋好学,上课专心听讲——要是我有丝毫懈怠,那下一个挨收拾的人就是我了。

    她收拾起人来没有男女之分,所以我们班女生上课比男生还紧张——头像生锈了一样,动也不敢动,害怕而又佯装淡定的目光,像针一样死死地钉在黑板上,如有怠慢,可能就被高分贝的声音震飞了魂。

    六十多岁的年纪,脸上没有一丝皱纹,一头黑发乌黑发亮。四肢看上去有些虚胖,训起人来可不然,浑身自上而下无不充满着一股令人胆颤的气息。她,就是我的数学老师——汤老师。

    上她的课,自然是所有培训班中最紧张的。而且,她确确实实“收拾”过一个男生。当时,她拿着一叠试卷,扔向那个男生,而那个男生正兴高采烈地与旁边的人讲话,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身边的人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他,并用一种惊恐的眼光看着那飞驰而来的一叠试卷!  

    这叠试卷从汤老师手里滑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只听“砰”地一声闷响,那男生像被蜜蜂蜇了一下,“啊”地一声叫了起来。

    汤老师走到这可怜的人旁边,脸上怒气冲冲,狠狠地瞪着他, “把试卷捡起来!”那男生自知理亏,闷头就捡。

    她凶?

    没错,凶!

    鉴于那个男生做的“义务示范”,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谁都可以惹,就是不能惹汤老师。自从那以后,每上汤老师的课,班里的气氛总是异常严肃,没有人敢开小差或说话。

    又是一个黑色星期天,7点上课,6点半人满为患,和往常一样,6点45提前上课。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响起,门“砰”地一声被推开, “现在,开始上课!”汤老师威严地站在讲台上,用一种令人魂飞魄散的眼神扫视着我们。

    大家像是收到了一个信号一样,在一阵资料的翻动声中,原先桌上的学校作业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讲义。“翻到反面,第8题,做!”又是一阵翻动声,接着是笔尖与纸接触的沙沙声。我盯着题目,一边胡乱地打着草稿,手漫不经心地抚弄着头发。过了不久,汤老师问:“有谁做好了?”可是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还夹杂着几丝紧张的呼吸声。

    只见汤老师面色一沉,完了,我们心里暗暗在想,接下来肯定是一场“暴风骤雨”。哪知汤老师并没有生气,而是耐心地给我们讲解。她专注的样子,工整的板书,清晰的思路,我听得入了迷,沉醉其中。“懂了吗?”汤老师问,“懂了举手!”汤老师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可是,只有零星的几只手举起。

    “我再说一遍……”

    她总是那么执着,执着得让人佩服。

    又到了下课时间,汤老师一挥手:“走!”而却没有一个人走,不知为何,不约而同地,一阵掌声响起。汤老师有些不好意思了,说:“再不走被我抓到罚做10张试卷!”“呀!救命呀,我可不想被罚!”小俞一把抓起书包,冲了出去。他这一举动提醒了我们。“唰啦”门口挤满了人,看到我们争先恐后地冲出去,汤老师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这笑声在我脑海中久久回荡着……

    这就是汤老师,如假包换。

 

指导老师:沈利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