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戒指

宁波市海曙区古林镇春蕾学校 董息芬 2018-11-15

晚饭后,如往常一般约上吴老师在小区内散步消食。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左手的手指上,竟然空空如也,“呀,戒指丢了。”本能地惊呼。“赶紧找找。”吴老师看起来比我还紧张,急忙低头寻找起来,我却笑笑说:“不用找了,丢就丢了吧!再说也不知道是哪里丢的。”“你那戒指贵不贵?”“贵倒不贵,铂金的。之前我有一枚钻戒也是这样走着路才发觉没了,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如果能找到,自然会出现;找不到了,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这既是一种自嘲的表现,又是一种宽慰自己的话。戒指丢了,手指上的印痕还在,一时之间确实无法适应,总感觉少了什么,不自觉地会去抚摸一下,不过慢慢地也就习惯了。

有的时候,适当的放手,让陈旧的事物留在过去,也是我们不得不迈出的一步。话虽如此,可是当我们正要下定决心时,却又难以割舍。姐姐就是如此!

这个双休我们姐妹一起去外婆家(外婆百岁阴寿),看二姐穿着的那件黑橘相间的宽条纹羊毛套衫已有十多年,早已过时,都劝她别再穿了。其实,二姐不舍得扔这件衣服是有原因的。记得当年我们一起去城隍庙商场买衣服,来到“红袖”品牌店时,我和姐姐都看中了这里的羊毛衫,但是价钱实在是有点小贵,姐夫见二姐那么喜欢,就果断买了单。二姐虽然一路唠叨太贵了,但是心里特别欢喜。当时我也买了同一品牌同一款式的羊毛开衫,如今我的那件早就不见踪影,而她那件也已经有被虫蛀的小洞,但她依然不舍得扔。我知道姐夫“走”了有9年,它承载着当年姐夫的心意与如今姐姐对姐夫的回忆。

于我而言,经历过多次的“丢失”经验,已经看淡一切。丢了就丢了,扔了也就扔了,放弃该放弃的,舍弃该舍弃的。并不是我不念旧,不注重感情,而是变得淡然,懂得“有舍才有得”。既然无缘,留着也没意义。

女儿跟我一样,曾经对旧物件特别钟情留念,不舍得扔掉,她还时常收集一些小物件当宝贝,摆得满屋子都是。以前复式结构的房子,空间大,放着也没多大碍眼。搬到商品房后,总感觉空间不够。所以只能忍痛割爱,必须要扔掉一些不用的东西。好几次叫女儿做选择,她看看什么都不舍得扔。于是就等她不在时,偷偷扔掉一些,常常惹得她难过好几天。不过,次数多了,她也释然,也会主动放弃一些东西。

估计很多女人都有我曾经一样的想法,那些虽然过时依然半成新的衣服等年纪大一点也许会再拿出来穿。可是随着年龄地增长,根本没有再穿的欲望。于是就在季节交替时,把它们都整理出来,一部分女儿穿下还不错的衣服拿到学校给学生,有痕迹斑点的就直接扔垃圾桶。后来小区里有捐衣箱了,我就直接打包放捐衣箱,这样还可以为灾区、贫困地区献上一份爱心。让它们与有缘人继续续缘。渐渐地心越来越阔达,每次整理旧物会变得毫不犹豫。哪怕只是穿了一次,还是崭新的衣物,我也会不眨眼地捐出去。与其放在家里成累赘,不如让它们发挥应有的作用。

那一枚戒指突然从我的手指上“走丢”,我想也许是与我缘分尽了,它要离开,我也无力挽回。物是如此,人亦如此!

曾经我很亲力的帮助过,指导过,亦或是合作过的一些人。渐渐地发觉他们已不在我的视眼内,也曾一时义愤填膺,怎么能这样过河拆桥?过后觉得这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原理,想想也正常。既然不同路,虚伪地迎合也没有必要。也许远离反而是一种更好的保护。

于是也就释怀。

戒指丢了,不必挂齿;人“走”了,也不必挂念。开心一点,阔达一点,未来的路还很长。好好修炼自己,做一枚自带光环的戒指,即使一时“丢失”,也会让人一眼就可以找到。


指导老师:董息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