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清秋

宁波市北仑区柴桥中学高一3班 高希 2018-11-05

    不知不觉间,秋天来临了。是从我们换上崭新的蓝白校服开始,是从教室了关了空调开始,是从九月的第一场雨开始,还是从桂花树上冒出第一个花骨朵开始?秋天在方方面面打好了招呼,进入了我们的校园。

    最开始的征兆,是那几朵凌霄花。高一教学楼前的柱子上缠绕着凌霄,其他几株都长得旺盛,唯独楼梯口的那株,不知什么原因却只有一人多高。但细弱的藤上也颤颤巍巍地开着两三朵凌霄花,花儿是橘红色的,是温暖而热烈的颜色。或许是藤受不住花儿的热烈,几朵花陆续地落下来了。其中的一朵,是在我眼前落的。一个平常的早晨,我走到楼梯口,那朵耀眼的花儿便猝不及防地,像折翼的鸟儿,像加速落山的夕阳,落了。夏的帷幕伴着花落的声音一同落下了。

    桂花是校园秋天最明显的标志了。校园里一排排的桂花树,稍趁我们不注意,就开满一树繁花。小小的、金黄的桂花星星点点地缀在叶间,像一颗颗滚烫的心。毕竟,每朵花只能绽放一次,从花骨朵开始,花儿们就在默默念叨了,马上要开花啦,马上要开花啦。终于,在某场秋雨后,她们一朵接一朵地绽开了笑颜。明丽的颜色和浓郁的香,是她们精心准备的礼物。一时间,校园里满是扑鼻桂花香,沁人心脾。秋天,在桂花金黄的香气中绽放。

    现在十月过半了,总归是“一场秋雨一场寒”。没有什么大雨,有的是淅沥的小雨,只是忽然下雨又忽然停,“东边日出西边雨”真是再应景不过了。秋雨就像是个爱恶作剧的孩子,但让人讨厌不起来。因为下雨天总是带着诗意,冰凉的雨点落下,便仰脸去迎接,仿佛完成了某个庄严的仪式。阴沉沉的天空,湿漉漉的台阶,总能满足我天马行空的幻想。

    我不知道,秋天会在什么时候逝去,是在这淅淅沥沥的秋雨中吗?

 

指导老师: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