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童年,叫呼兰河畔

宁波市海曙区镇明中心小学实验校区602班 姚孜航 2018-10-23

    呵,这河,这条叫呼兰的小河。

    这个小城并不繁华,然而在萧红的笔下,竟是这样的生动与波澜不惊,在这个封建的社会中,那些善良的人们,就是抛不开那些封建的思想。街上出现了一个大坑,当下雨天淹死猪时,他们都会非常便宜地卖掉猪,但是,从来没有人想过把泥坑填平,说这是天意,他们是有多么愚昧!

    村子里面,只有灰色的街道,灰色的人生,灰色的社会……他们只是因为活着而活着,为了死去而死去,一个又一个画面,一个又一个悲剧发生,让我无法评价到底哪个该同情,哪个该痛恨。

    人生必于忧患备尝之余,才能体会眼枯即见骨,天地总无情。书中的小团圆媳妇便是悲剧的,她原本是一个“笑呵呵”“头发又黑又长,梳着很大的辫子”的天真少女,却因迷信的婆婆成为一个“黄瘦”的病人,最终无辜枉死。只是因为一个晚上,她突然掉了辫子,人们迷信跳大神,要赶走小团圆媳妇身上的“鬼”,众人一次次用滚烫的水给她洗澡“驱鬼”,让她奄奄一息却无人问津。最后无知的人们在等待中迎来了她命归黄泉这一悲哀的事实。婆婆和众人的愚昧、歹毒、惨无人道的心理这都是源于社会的黑暗与封建。

    但是《呼兰河传》并不是很沉重的,也有轻快的时候。

    在萧红的童年里,只有三样事物:“我”、祖父、后院。

    在祖父的后院里,萧红与祖父一起生活,一起玩耍,一起劳动……祖父的爱,就如同一团温暖的篝火照亮和温暖了她。“我跟着祖父一起干活,祖父种菜,我也种菜,祖父浇花,我也浇花,祖父拔草,我也跟着拔草。“我浇菜的时候,并不是往菜上浇,而是拿着水瓢,拼尽了力气,把水往天空上一扬,大喊着:“下雨了,下雨了!”

    读到深处,就仿佛在一个睛朗的下午,看见五、六岁时的萧红,穿着小红褂,在祖父的园子里帮着“干活”,痛快地过了一下午,依旧是那些太阳,依旧还是那些云,什么都未变,萧红的童心也未变。一切都是美好而又熟悉的,浑然没有那世间的喧器。

    “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飞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

    这样璧坐玑驰的文字,童话般跳跃的意境,徜徉,又简单活泼,写得畅快!在萧红的眼中,只有积极与乐观,没有悲伤与哀气。那些好与不好的,在萧红眼中,极为分明。在遇到挫折的时候,我们想的要是积极乐观,这样,才不会被世俗所打败,而是坦然地去面对它,一切困难必然迎刃而解!

    在萧红的笔下,将一个个饱显风趣的生活趣事与回忆家乡情怀串联起来的,不正是这根童年的琴弦吗?

    也许,你不曾在一个火辣辣的太阳下,在田野里玩耍奔跑;也许,你不曾在一个初夏的夜晚,数着一颗颗星星;也许,你不曾在一个中午,把小麦当狗尾巴草割了:也许,你不曾趴在草丛里,看着蝴蝶飞舞。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童年。在每个人的童年里,或许像一幅神奇的画,像一首灵秀的诗,像一曲悦翔的歌……羡慕萧红的童年,萧红也在羡慕着我的童年。

    几场冬雨,几卷荷风,岁月已是云烟迷离。那一场远去的往事早已清绝明净,可一些珍贵的回忆却留了下来,属于在都市的我们,早已缺失了这些经历,今天的我们已经覆盖上了一层浅浅的黄沙。

 

指导老师:陈华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