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约束

海曙区集士港镇中学811班 宁裕杰 2018-09-28

    朋友,在你心中,约束是副什么面孔?烦琐,严格亦或是枯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换个角度,你会发现原来约束也如此幸福。

    约束是什么?约束是父母关切的唠叨。孩子是昂着头追求自由安逸的风筝,父母是顾着追随牵引的细线,我们生来就受着父母的各种约束,我们用泪水,用喊叫来反抗,殊不知,这些是世上最真挚的约束。小时候身体不好,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一感冒发烧,母亲从不敢耽误,拉着我就往医院跑。大厅里,母亲和我,一个看报,一个输液,这便是常态。那时母亲总是请求护士为我输液的手缠上夹板,然后瞪着眼睛叮嘱着:“手莫要动,莫要动啊。”小时候还算“老实”,在母亲面前表现得中规中矩,答应时,那头点得如捣蒜。但总耐不住好奇,试探地挪动那只手,将母亲的约束抛之脑后。永远不会忘的是那次“失手”,我背着母亲拿起夹板,将手上的胶带一圈一圈地撕开来,正有兴致呢,突然手背一疼,血竟顺着导管涌上来,我吓得叫了出来。母亲猛地回头,她大惊失色,冲过来手忙脚乱地拔了针头。事后我的手肿胀得十分厉害,疼痛难忍,母亲把我搂在怀里,只见她满头大汗,不停地帮我揉着手,哽咽地念着:“让你莫要动了嘛......”随后不知是汗还是泪,落在我手上,有些烫。窗外,黄梅时节的雨绵绵地下着,雨抚着窗棂,撒落在我的脸庞,却如母亲绵绵的爱向我毫无保留地涌来,雨中洋溢着幸福。从此,我接受了这幸福的约束。

    约束是什么?约束是师长恳切的教诲。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但仍记忆犹新。那是小升初的最后一个月,我正面临考试的压力,时间的紧迫感、学习的高强度都使我心力交瘁,在无数个深夜惊醒,辗转难眠。浮躁、迷茫是我那时最真实的写照,课堂上昏昏沉沉,作业中错误百出……我的表现引起了老师的注意。“下课后到我办公室一趟。”班主任对我说。我那时处于破罐子破摔的状态,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学习上都缺乏动力,带着极不情愿的心情,耷拉着脑袋,在办公室门口踱来踱去,天空中下着稀稀沥沥的小雨,雨丝飘到我身上,带来几分寒意,我迟疑半天后,终于敲响了老师办公室的门。老师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她从一堆作业本中抬起头,目光如炬,盯着我看。“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吧?”老师首先打破沉默。“嗯!”我吐出短短一个字。“那么……”接下来,老师说的每一句话都在不断地压制自己的火气,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无知。至今,我仍清楚的记得,老师说其实人和树是一样的,要想长得更高,享受更多的阳光,它的根反而越要伸向更深、更黑暗的地下,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要突破自己的局限,尽自己的全力面对一切挑战。老师的话语警醒了我沉睡的灵魂,那场雨仿佛洗去了我心中的迷茫,我的内心第一次被力量填满……最后二十几天,我努力调整状态,拼命复习,拼尽了全力。考试结束了,我没有留下遗憾,我付出了足够的努力,我可以坦然面对“不悔当初”这四个字。如今,我回想着老师给我的鞭策,耳畔回荡着那哗哗的雨声。我的老师,就是那场“及时雨”,雨中洋溢着幸福,我由忠地感谢这幸福的约束。

    约束是什么?约束是班长真诚的领导。五月,和煦的风夹杂着夏天的味道,吹来了合唱比赛。在一个民主的班级,总会有许多分歧。“我觉得唱这首歌比较好……”“不,这首歌音太高了,还是这首吧……”“你们选的歌也太老了吧,这首歌多好……”为了尽早练习,班长不得不站出来制止这场口水之战,综合多方面的因素,她手落歌定,约束最终停止了纷争。歌选得再好,也得练,抓紧一切时间练,深知这一点的班长,放学后带着整个班,风风火火地踏上操场,五月的风使人躁动,好不容易有放风的机会,那几个刺头儿肯定不会让这个机会溜走,他们在操场上东窜西跑,独乐不如众乐,他们还要拉几个人一起嬉戏打闹。女生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天,男生三三两两地你追我赶,几天下来,比赛的准备工作毫无进展,班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次,天阴沉沉的,班长没有带全班去操场“撒欢儿”,她也沉着头,站在讲台前,良久,班级里充满了严肃的气氛,她终于抬起头,红肿的眼睛里饱含失望和希望,她批评了捣乱的同学,教育了麻木的班委,重振了团结的班风,这是一堂使我受益良多的课。走出教室,沉闷的天空下起了雨,豆大的雨水在我脸上胡乱地拍,生疼,就像班长的那番话,扎进心里,慢慢化成温柔的一抹。在后来的练习中,班长的约束和自我的约束使五十一个人的心慢慢凝聚,一股力量让大家信心满满,干劲十足,这就是团结。赛场上,班级荣膺桂冠,我深刻地感受到那场雨中洋溢的幸福。我庆幸,班级遇到了这幸福的约束。

    这幸福的约束是一场心雨,它化喧嚣为安静,让幸福静静地在心田叮咚。

指导老师:韩百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