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执念,一生追求

慈溪市浒山中学高三(二)班 岑奕雯 2018-09-03

 

    没有白日里的喧嚣,少了流年里的忙乱,黑色的风带着沉重的思念,吹起轻盈的衣裙。有这样一个女子,独自一人守着窗,受尽长期的离别,活在浓浓的思念之中。佳节重阳,夜半凉意,想起昔日把酒黄昏后,暗香盈袖。如今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她就是——李清照,一个出自乱世的女子,一个爱了一辈子,等了一辈子,守了一辈子的女子,她在窗边,守得住漫漫长夜。花开花落,独上高楼,所有的思念用一张纸来抒发。痴痴的守望,寂寞的等待,这样的感觉源于内心深处的渴求,源于彻骨的思念。动荡不安的年代,她与赵明诚在一起的日子总是美好而短暂。长期的离别之苦,使她只能活在浓浓的思念之中。当知道丈夫病重,连夜赶往他身边,只为见到他最后的容颜。她在《金石录后序》中写:“八月十八日,遂不起。起笔作诗,绝笔而终。”直到死,李清照始终没有消退对赵明诚的追忆。登上阁楼,泪早已爬满了脸。自欺欺人着,安慰自己思念的心。她明白自己已经回不去了,那个家,那个男人,早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一潭秋水,将思念深深埋葬,当梦幻的夏花被迫解体,只留下残枝的回忆。叶子沉睡于地下长眠,唯有历史知道,那一段光亮的时光,停驻在雨潇潇的季节。而她,却愁断了肠。独自一人走在羊肠小道上,路边繁花盛开,而你又在何方?叹息,叹息,轻轻地叹息。风萧瑟瑟,平静如水的心泛起阵阵涟漪,无法抑制地穿梭在思念的寂寞之中。

    有些落寞,有些伤感,有些哀怨。李清照守着的是赵明诚的归来,守着的是窗外不断涌入内心的思念。

    巷子里不高的平房外墙被涂上了广告颜料,广场上筑起了可爱的花园,喷泉与古朴的雕像,小孩子们追逐着鸡鸭嬉嬉闹闹。巷间偶尔能发现香味四溢的小咖啡馆,或是古色古香的老书店。年轻人踩着自行车呼啸而过,不远处教堂的钟声会在整点响起。这些都是我守在窗边经常能看见的。我和李清照守得不同,对她来说,她一个人,一份情,守得了一生。对于我来说,我所守的,是我自己所期盼的未来。每个人都有自己人生故事的画卷。 窗外的风景,因为深沉,所以轻易沉迷;因为独特,所以过目难忘;因为真实,所以指触人心。我懂,有那么一个地方,让我痴迷许久。云的尽那边,仿佛驶来一条船,搭建而起的风帆推着我向前,水天连接,聆听……是儿时的歌谣,在秋风乍起的瞬间,花开花谢。

    阳光在午后变得透明,蜿蜒向所有它可以达到的地方,不远处的公交站传来繁忙的声响,因为瞌睡而睡着的人,投下一颤一颤的影子,蛛网在墙角隐隐约约。空气里绷着平缓而舒畅的节奏,像是永远停在了这一点。还没上高中前,我所眺望的是隔壁高中的高墙,早晨能够听见他们早自习的铃声,傍晚听见的是下午的下课铃。后来,等我考入高中,我所眺望着的不再是我所能看见的。偶尔朝向窗外,一片青葱的大草坪,一阵阵的暖风吹向我的脸颊,那仿佛是来自未来的召唤。天空像是被飓风吹了整整一夜,干净得没有一丝云,只剩下彻底的纯粹的蓝,张狂地渲染在头顶上面。像是不经意间,随手打翻了蓝色的墨水瓶。或许,我们一直在追寻些什么。我非常明白什么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含义,什么是多年之后无悔自己当初选择的坚决,什么是为自己拼搏出来的未来。

    我没有李清照的多愁善感,无法在黄昏独自默默承受。因为曾经选择放弃,所以如今我更加坚定自己的步伐;因为不甘,所以决心活出自己的模样。

 

    指导老师:徐芙蓉

指导老师:徐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