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病

山东省东营市第二中学 卢晓林 2018-08-16

    爷爷年过古稀,有两病在身,一曰牛皮癣,二曰脑血栓。

    卢门祖上都是贫农,从四位太爷进城要饭,在城里安家后,才有了经商的、从文的。爷爷和大爷同年参军,卢门另立新宗可溯至清朝,家族尚小,却也过了十余代,只有他二人成了军人。从军后,爷爷成年在坑道作业,夜宿洞中,气候湿热,潮气上泛,一张破席根本于事无补。长期居住,爷爷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丛丛红斑,奇痒难忍,食无胃口,夜不成眠,不久就挠得全身溃烂。组织上得知,让爷爷带病还乡,还给了荣誉称号。爷爷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短短几年,还落下顽疾,这兵当的不值,却也没给卢门丢脸。回乡后,爷爷处处寻医求药,想着病好了还能再回去当兵。他未能如愿。两年的奔波,让他丧失了希望。之后,爷爷只能留在村里当了农民。因为是退伍军人,村民拥戴,还曾当过几年大队书记。有时上集碰上战友,还要拉回家上炕喝酒,做几盘家常菜,直聊到脸蛋子通红,满头冒汗。我小时,爷爷还常给我说他军队的生活环境,奇人异事。他说,军队邻近海边,海参不足为珍。队中有擅捉螃蟹者手到擒来,常让战士们大饱口福。

    爷爷的牛皮癣在五年前大肆发作,浑身红肿,让他不得不再寻法子来治。他经村里一位同病的老人推荐,在兰州订了一疗程的西药,效果明显。奶奶曾患眼病,吃中药治好,时间虽长,却能根治,她建议爷爷吃中药。爸爸把爷爷接到我家,在大窗前放个床,让爷爷天天晒太阳。中药吃了几周,全身退皮,床上整日铺满癣皮,雪白一片。退皮厉害,肿却不见消。爷爷熬不住了,又让姑姑定了几疗程西药,一月后消肿,服用四月,牛皮癣全身不见。家里人欣喜,外人言不易。可惜好景不长,不到一年,癣又从爷爷身上偷偷的冒了出来,其实它一直都在。直到如今,有人问爷爷,病没再犯?爷爷依旧笑说,和我作伴哩!好在没更严重,想必爷爷早习以为常了。

    爷爷牛皮癣一发作,脾气就不好,心中烦闷,常常大发雷霆。有次下地,在地头上叫奶奶吃饭,干张着嘴发力,却不出半点声音,爷爷有些懵,又试着喊了几声,不响,他的心跳渐渐加快了。回到家,爷爷扒开嘴照镜子,直到黄昏,姑姑回家才知道。爷爷面如土色,在焦黄的报纸上写了几句话,姑姑明白他是不能说话了。次日一早,两人便去了县城医院。大夫说是脑血栓,早期,好治。输液一周过后,费用承担不起了,眼下姑姑上大学还要用钱。爷爷在纸上写,出院吧,回家缓缓就好了。

    出院后,爷爷找了些歪门邪道,都不见效。他一天看报纸,上书练气功可治病,爷爷便去信询问。气功馆在河北,馆长回信寄了一本书,让爷爷照书学习。爷爷看完信,对气功入了迷,整天在床上练功,时卧时起,走火入魔。家里人劝爷爷不要轻信,但他下了狠心,是要一头学到底。出人意料,一年后,爷爷奇迹般开口说话了,当天奶奶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语无伦次,直张着嘴笑。爷爷缓了几天,带上钱去了河北,按地址找到了那家气功馆,馆子隐蔽,门面简约。进去后,馆长迎了上来,他面容慈蔼,举止轻盈,爷爷激动的握住他的手,道,你治好了我的病。又把钱拿出给他,他坚决不要,最后只要收一本书的费用,并告诉爷爷要常练习。爷爷临走,偷偷将钱压在茶盘底下,后又被退回。现如今,想必馆长已不在人世。

    爷爷每年要通一次血管,输几天水,他说这样血就不稠了。大娘以前是医生,到我家给爷爷输水,现在她不干了,爷爷每年要去邻村的诊所住几天。

    去年,爷爷感到走路时腿不利索,不敢耽误,骑单车去了乡诊所。大夫说不出病症,爷爷又去了镇医院,做磁共振,结果还是脑血栓的旧病。爷爷住了下来,除了奶奶没跟旁人说,半月后出院,骑车回了家。

    爷爷喜欢散步,吃完饭绕村子走走,年过古稀,身体硬朗,还保留下了练气功的习惯,三十年如一日,睡前照例要做一套舒筋活血的操。爷爷的病都是慢性,怎么赶也赶不走。过年亲朋聚会,爷爷戏言,我身上的病跟我做了一辈子伴,它想走我都有些舍不得哩。

    爷爷的病,又像是爷爷的性格,有股子倔劲,经得起千锤百炼,永不服输。

    指导老师:赵维荣

 

指导老师:赵维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