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兰

宁波市北仑区江南中学906班 高希 2018-01-19

    葱兰。葱兰。葱兰。

    忍不住轻轻念了三声葱兰,一丝圣洁的幽香,便从远方飘来,继而蔓延到我的口中、心中,最后整个身心都浸润在一片圣洁的幽香中。

 

    当我禁不住连续写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到满纸的清幽。

    我在野地里见过葱兰。它们就那样三三两两地散落于草莽中,但周围的杂草丝毫不能掩盖它们的高度,反而更加衬托出它们的超凡脱俗。细观一株葱兰,它就端端正正地站在那儿,开得无声无息,旁若无人。它的颜色是那样分明,青翠、雪白和金黄,没有浓墨重彩的渲染,只是纯粹的三色,绿得无畏无惧,白得肆无忌惮,黄得轰轰烈烈,纯粹得叫人嫉妒。遇见葱兰,我知道,我是遇到了世间纯净的极致。

    我在高山上见过葱兰。在那样陡峭的命运里,葱兰仍不改它的风姿。在嶙峋的石堆中,它的身躯高高耸起,微而不卑,纤而不弱。它的花瓣如此伸展4毫无保留地露出它那金黄色的花蕊,正如一颗炽热的心啊。那滚烫的金黄啊,我生怕会溅出来。从侧面看去,它则呈现出拥抱的姿态。张开双臂,和蓝天相拥,更多了一份英姿。在阳光下,它浑身都被镀上一层金色。风来了,便伴着金色摇曳,一下,一下。

    我在寺庙旁见过葱兰。当圣洁遇上圣洁,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葱兰就那样静静地立于寺旁,仿佛千百万年前就在那儿,从不曾变更过。寺庙是尘世间的净土,葱兰,更是人间的圣物。它们都是生命的本真,是不曾被玷污的灵魂。进进出出的香客中,可否有人注意到这寺旁的葱兰。读懂了葱兰,才算悟了禅心啊。

    可是,当我从水泥路旁看到葱兰,它们被刻意地、整齐地栽在路旁,被拘于条条框框。我看到的是一片死气沉沉。曾经的圣洁呢,被滚滚红尘湮灭了吗?葱兰无语,但红尘有痕,葱兰,变得伤痕累累。清晨草叶上的露珠,可是它梦回时洒下的泪滴。

    指导老师:徐能君

 

 

 

指导老师:徐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