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猫女”两周岁

海曙区石碶街道栎社小学 王月姣 2017-11-06

    光阴荏苒,忙碌之间女儿悠悠便两周岁了,还是写点什么吧,留作纪念。

    悠悠最近像一只备受主人宠爱的小猫,变得特别黏人,每天早晨,我都要趁着她熟睡时,悄悄地溜出家门,不然就要被她“妈妈,妈妈”不停地呼唤捆住双脚,迈不动离开家的脚步。有时,她甚至会因为看见我拿着包要出门而大哭不止,我只好让老公陪她玩一会儿,分散些注意力之后,趁她玩得正酣畅淋漓时赶紧逃走。当然,有时也会比想象的顺利,她会乖乖地摇着小手对我们说再见,那一刻,我反而有些失落,我会暗自想:不久后的她又长大了一些,有了幼儿园的小伙伴,有了一定的自理能力,变得越来越不需要我,我该怎么办呢?

    工作的闲暇时分,我常会站在教学楼二楼的走廊,看隔壁幼儿园里的孩子,看着看着不自觉地会笑,心里憧憬着女儿再大一点儿的样子。傍晚下班,走进家门总能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搬来一把椅子站在门前,不停地按可视对讲,她一定是想爸爸妈妈怎么还没回家吧?在她的殷切期盼中,我和老公终于进了家门,那一刻,悠悠的眼睛里闪着亮亮的光,匆忙爬下椅子,高高举起两只小手,仰着头深情无限地朝我喊:“妈妈,抱,宝宝。”顾不上换一双拖鞋,就赶紧把我的宝贝抱在怀里,就像玲珑璧玉在怀,不禁动作变得轻柔。当晚餐摆上桌时,我们母女俩也腻歪了一阵了,她见到白花花热腾腾的米饭上桌了,就喊着“下”,吃货本质尽显。尽管还不会熟练地用调羹,却非要固执地用筷子自己夹饭吃,当她的嘴角脸颊到处是饭粒的时候,你就更觉得她是一只萌萌的小猫咪了。

    悠悠是天生的好演员。姥姥在电话里叫她笑几声,她立刻笑得眉眼弯弯,见到她那嬉笑的样子你会觉得这世界上什么烦恼都算不上什么的。若是叫她哭几声,那“呜呜”的哭泣也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她受了天大的委屈。她特别喜欢捉迷藏,想玩的时候她就一脸认真地对我们说“猫,猫”,我们听了都知道她又想藏猫猫了,窗帘后面、阳台上、衣帽间……不管藏到哪里,很快就被她找到了。后来,我们发展到了睡觉前把自己藏在被子里,猛然间探出个脑袋,或者只露出一只眼睛,悠悠便也学着我的样子,当我们同时把头钻出来的那一刻,她会笑个没完没了,到最后,不停地打嗝,仍不肯罢休。有时,什么事情没顺她的心意,她便狠入戏地哭,哭到你心软,或者心烦意乱;若是你把她逗得开心了,她会瞬间完成一整套亲脸的动作,左脸颊、右脸颊、下巴、额头、鼻尖,保证每一下都很响,被这只“小猫咪”亲过后,你的世界是那样明媚。于是,我们一有空就绞尽脑汁地哄她开心,只为那一串香吻。

    悠悠是个爱臭美的小家伙。每逢亲戚朋友送给她衣服了,她准会一把抓过衣服,非得自己赶紧套进去不可。穿上漂亮的衣服,她就会跟着电视里音乐的旋律疯狂地舞动自己的小身躯。《小苹果》、《大王叫我来巡山》已经过时了,最近比较痴迷乌兰图雅的广场舞系列,大张伟的不问青红皂白狂嘚瑟风……每天午睡后,悠悠都要求梳辫子,好动的她在梳辫子时极其配合,很安静地期待着自己的新造型,一旦梳好了,她就风驰电掣般地奔向镜子,想一睹自己的美丽容颜。

    悠悠特别淘气,而且自带偶像气质。这个家伙在我肚子里就是个调皮鬼,无聊时把脐带打了三四十转,最后不得不选择剖出来看世界。她这一天运动量大得惊人,家里的沙发上窜上窜下,客厅里连蹦带跳,要是下了楼,恐怕整个小区都知道她“出洞”了——兴奋得尖叫,玩得嘻嘻哈哈,想象不出这个场面你可以自行脑补:一只小猫绕着圈的咬自己的尾巴,那是相当的自嗨。悠悠喜欢在小区里滑滑梯,坐跷跷板,或者骑着自己的扭扭车到处巡逻,跟着奶奶们跳广场舞……

    悠悠也是个爱学习的乖宝宝。虽然她说话比同月龄的宝宝显得晚了一些,还不会说三个字的词、句,可积木上的很多单独的字,她都能说出来了。抓周时,她就抓住了一支笔,我们一家人开玩笑地说看来她是学霸的料。每当看见我在家里工作,批阅学生的习作时,她就要来抢我的笔。她喜欢在空白的纸上划来划去,有时甚至会在墙上画。睡觉前和刚睡醒之后,她常常要安静地看会书,有时像个主考官一样指着一样东西,一脸认真地问你。我从学校带回来一年级上册的语文书和数学书,她天天翻,很快就翻烂了。这就是“读书破万卷”的第一步吗?

    家里有一个两周岁的宝贝,简直被她萌翻了。当一个孩子的妈妈,果然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