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厨房

宁波市海曙区古林镇藕池小学601班 厉佳怡 2017-10-09

    “外婆,我来了”有些稚气的喊声,打破小院寂静。外婆从东边的厨房间,探出大半个脑袋“佳怡来了,快进来。你爸妈呢?还在后面吧?哎呦!我早说过了不要再带东西了么。”外婆一脸责备却也笑呵呵地迎了出来

    外婆年纪虽然已过六旬,但从外表看除了有些发灰的头发,精神矍铄真就看不出是个六十出头的老人。此时的外婆,穿着灰白相间的围裙,蓝色上衣。她把围裙掀起一个角,将手上的水渍反复。我一将补品递给外婆,一边把脑袋探进厨房,四下张望着,外婆像想起了什么,匆匆从灶台上南瓜汤:“尝尝,南瓜,刚做的。”

    走进厨房,桌上不变的还是为我准备的糕点。每次来时桌上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吃食,有时是一碗甜甜的的南瓜羹,有时是咸咸的烤土豆,还有时会特意做几个像月亮似的南瓜饼。桌边对着窗户,坐在木椅上,瞧着透过窗户的阳光,好像成了每次来外婆家的习惯。我尝了一口南瓜汤,还是那样香糯,望着窗外绿绿的小院,幸福感溢满了全身每一个细胞。外婆有一手做糕点的手艺,对于爱吃甜食的我来说,总是吃不够的。小时候外婆天天会在桌前放上点心,可以说我的童年大半都是在外婆家的厨房度过的。虽然长大后似乎对甜食没有那么热衷了,但是每当一碗热腾腾的南瓜汤端上来,我依然会“呼呼”地喝下去。“你怎么喝了?外婆还没给你加糖呢!”外婆的声音把我从记忆当中拉回来,在来外婆家时,妈妈就叮嘱我要吃太甜我忙说:“不用加了,这样也很好吃的。”外婆早就捧着糖罐过来了,连妈妈都拦不住,只听外婆叨念着:“佳怡喜欢吃糖,她最爱吃糖了!”不停往我碗里加糖,原来外婆还记得我小时的习惯,妈妈不是总说外婆记性越来越差了吗?我想起小时候确实很爱吃糖,以前我总喝放糖的豆浆,我只吃沾白糖的碱水粽,我只放了糖的南瓜汤,因为我习惯这样甜甜糯糯的味道,这些都变成我记忆中外婆家厨房的味道。

    小时候,我曾天真的认为,那间小小的厨房间是充满魔法的,因为外婆总能从那拿出各种好吃的,炸金灿灿的小黄鱼,用南瓜藤做的南瓜藤羹,糯糯的油炸汤圆饼,酸甜可口的糖醋藕.....

    不在外婆家的日子里,我不止一次梦见外婆家的厨房,梦到那个充满糖香的厨房,梦到穿着围裙的外婆在厨房里忙碌。

    我端外婆刚放了糖的南瓜汤,那黄澄澄的汁水是那样香甜。我坐在那张方方的木桌细细品味着,甜甜的味道一直沁入心里。木桌已经磨损很严重了,上面大大小小的划痕充满沧桑,但是依旧整洁,一丝灰尘都没有,永远承载着甜甜的味道。外婆家的厨房就像这方木桌,再破再烂,也是我心上最甜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