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情结

宁波市鄞州区古林镇春蕾学校 董息芬 2017-06-01

    喜欢看电视里那些宛若清泉般纯净的女子,在深深浅浅的光阴里,着一身温婉娴静抑或妩媚妖娆的旗袍,演绎着飘逸典雅的万种风情。于是在心里开始迷恋上了旗袍,迷恋那种低调而又不愠不火,不浮躁、不张扬,却有暗香涌动的气质。
    总觉得喜欢穿旗袍的女子,是静默成诗的。在喧嚣的尘世中,如水中央的美人,遗世独立,内敛,婉约,灵动,高贵大方。美丽,却并非惊才绝艳,美得含蓄内敛又历久弥香,本无所求,却雁过留声,如浊世间的一股股清泉。
    我从不是,也不会是那么一种女子。却愿意遥望,或只是幻想,她的存在,她的风情。
 那一年夏季,游玩在江南,人潮涌动中,我与挚友携手走进七里山塘,绕过笼罩着一袭柔美烟波小桥流水,旧时的巷陌,古朴的长亭,昔景重温时,总会有种时光交错的感觉。
 怔忪间,有佳人入目,一袭青花旗袍,踩着细碎的步子,顾盼生姿。美人如花隔云端,符合了我对旗袍女子所有的想象!
 “这么喜欢,不如也买一件穿穿!”看出了我目光里的迷恋,友人提议。
 “毕竟我只是个随性懒散的人,想来是如何也穿不出旗袍精致典雅的韵味!”收回贪恋的目光,“旗袍于我是遥不可及的梦!”
 “为一件心仪的衣服,努力提升自己也未尝不可呀!”友人循循善诱。
    于是就在那么一家旗袍店,我有了人生中第一件旗袍。白色丝绸面料,水墨印花。柔滑,细腻,冰凉。丝绸的温润光洁,旗袍的风姿绰约,原本单调的白色却平添了几分质朴淡雅,纯粹宛如清水。镜子里,我与自己重新相遇,惊喜而温柔的心情,如同发芽的青藤,在梦中的江南悄悄蔓延。
    突然也想做这么一名江南女子,穿着我的素色旗袍,撑一把油纸伞,走进深深的雨巷,走过红阡陌,寻一个笑面如花,一起把一世变迁走成一世美好……
    不知何时起,我的衣橱里就渐渐多了几件改良版的民族风旗袍,偶遇心烦时也会穿着去上班,也许想给自己一份淡定、一份宁静吧!

指导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