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客厅 | 忻敏敏:女儿喜欢做手抄报,没有“附加”的理由

发布日期: 2019-08-08 00:00:00 点击次数: 61

 

 

  集训、比赛、上各种培训班,忙忙碌碌了半个暑假。昨天,小丫头得了一个完整的半天。

 

  我对这半天浮想联翩:可以弹一下已经一个月没弹的琴,别人家的孩子暑假可是琴技突飞猛进的好时光;可以做一下平时连看一眼都奢侈的《数学精编》,把浮躁的心泡在难题里好好磨磨耐性;可以看一下那些兴致勃勃买来后就束之高阁的书,从《朝花夕拾》到《猎人笔记》,每一本都得细致品读,为初中语文学习打个底……

 

  但,还没等我排出计划表,她已经对这半天自有安排。

 

  整整一个下午,她就醉心于一份手抄报的假期作业。

 

  参考了一堆绘图本,认认真真地在一张4K纸上排好版;百度搜索了一遍又一遍,精心挑选出自己想要的所有内容后又严格筛选;一丝不苟地伏案又写又画,从草稿到大致完工,足足花了半天时间,涂色还未完,留了一个尾巴说是第二天继续。

 

  我不由得感慨:一份手抄报而已,用得着如此全力以赴吗?若是看书做题弹琴有这么一股子认真劲儿就好了。

 

  小丫头吃惊地看着我说:“难道手抄报的作业可以马马虎虎吗?这也是老师布置的假期作业呀!难道作业还分三六九等?

 

  我一时哑口无言。

 

  但,不得不承认,在我心中,作业是分“三六九等”的。所有作业中,毫无疑问,我把手抄报排在了末尾。因为我觉得这实在是一份性价比不高的作业,纯属可以凑合的范畴。

 

  可是,在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孩子心中完成作业是从本心出发的,喜欢的作业就做得格外认真,是不会去考虑其“性价比”的问题的;不喜欢的作业就做得极其勉强极其敷衍,全然不顾这作业在她学业成绩的考核中占有多么重要的地位。他们不懂我们的“大局观”,更不懂我们的种种取舍背后有着怎样深沉的利益考量。

 

  我最终选择了沉默。没有喋喋不休地解释,也没有苦口婆心地劝说。


  因为我知道,在国内目前教育的大环境中,终有一天无忧无虑的少年,不管不顾的少年会在岁月的浸淫下明白:所有的真心喜欢都抵不过现实的沉重无奈。

 

 

  到了那一天,她的任何超脱飞扬的想法都会砰然坠地,因为残酷的现实的引力实在沉重得超乎她的想象。

 

  这是一种成长,抑或是一种悲哀?

 

  无论是一种成长,还是一种悲哀,都让它以一种水到渠成的姿态出现吧。

 

  不让我们已经认知到的残酷的现实引力以一种提前的模式强横地介入到孩子的种种天真里,或许已经是我们所能给予孩子的最好的童年了。

 

 

点击倾听
上一篇:创刊25周年 | 郝君:与你有缘 相伴永远下一篇:稳住!别倒! | 挖兰花 | 嘬螺蛳 @ 小星星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