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刊25周年 | 时剑波:不解的情缘,不变的情怀

发布日期: 2019-06-10 00:00:00 点击次数: 442

 

 

 

 

    时光如流,岁月不居。一晃就是25年,而一切却似乎清晰如昨。说来也巧,我工作的那一年正是《未来作家》的诞生之时。那时我正是青涩之年,刚踏上工作岗位,怀揣着梦想,其中就有文学梦;而《未来作家》也值创立之初,报纸式样,朴实沉敛,摊开一大张,读完一折叠,收纳手掌间。

    相遇,我正年轻,你刚诞辰,一切如此美好。

    班级以班会费订阅了一份,以讲义夹的方式保存,但讲义夹里多半是不齐全的,因为总有学生借去细赏。而逢到有新刊寄到,从传达室到教室的路上,总有人迫不及待地在路上就开始了阅读之旅,教室里更是几个学生围拥在一起,让人领略了什么是“先读为快”。校园故事、心情日记、哲理小品,短章之间,与同龄人之心共振,年轻的人无需沟通,自然交融。

    读得多了,有学生忍不住技痒,写了文章让我修改,之后一笔一画认真誊抄,庄重地贴上邮票,寄出憧憬,也寄出自己的作家梦,“未来作家”,刊名真好,点燃着每一颗喜爱文学的少年心。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一来二去,竟有学生收到了录用通知书,红色的封面,喜庆的颜色,庄重地告知,班中很是热闹、激动了一阵,继而点燃起更多孩子的写作欲和作家梦。这段玫瑰般绚丽的流金岁月,至今让人怀想。

    相知,我褪去青涩,你豆蔻年华,仿佛故人,静静地欣赏,就是一种享受。

    报纸虽然方便,但毕竟容易散佚、丢失。不知何时起,《未来作家》改换容颜,与时俱进,变成了漂亮的刊物,一本又一本如蝴蝶般翩翩飞来。每个月,总有几天的心情是盼望的,盼望着邮箱中出现那熟悉的面容。启封之后,或清新、或浓烈、或绚丽、或素雅的封面,总随着季节流转,传递生活的多姿,也承载心情的缤纷。有如“杨家有女初长成,天生丽质难自弃”,仿佛邻家小女,逐渐成长,窈窕秀丽,注目之下,赞叹有加。每月恪守承诺,每期如期而至,仿佛伴随故人的每一次问候。

     相伴,旧事杳然已化烟,渐趋枯淡入中年,而生命的历程中,最好的莫过于还有你这位朋友,正当青春,鲜亮俏丽,一如既往地相随同行,正是知己的最佳诠释。

     我成了父亲,有了孩子,名字来自《论语》的“时习之”,《未来作家》就自然成了文学启蒙读物,也自动增加了一个小读者。一册在手,从头领略,已经成了我和儿子的共同习惯。有时还需要以猜拳的方式决定优先阅读权,这给生活平添了一丝趣味和波澜。读而后写,小读者自然变成了小作者,认真写作依旧,贴邮票投递的庄重仪式感则简化为邮箱一点,“叮咚一声,仿佛心的应和,我悠悠地唱,你轻轻地和,唱和之间,心有所契。儿子的稿件第一次被录用,也是大红的通知书,一辈子的珍藏。

    岁月变迁,世间没有永恒之物;沧海桑田,仍有情缘情怀依旧。

     你的二十五岁青春生日,我奉上老友兼小友的祝福:亦愿时光流转,相伴如初,相知愈深。 

 

 

 

 

 

 

 

 

上一篇:陪孩子读诗|谭旭东:无论走到哪里,我依然要为你写诗下一篇:亲子客厅 | 忻敏敏:有那么点儿知道有时比无知更可怕